MIME-Version: 1.0 Content-Type: multipart/related; boundary="----=_NextPart_01C61396.FC145190" 此文件是「單一檔案網頁」,亦稱為「網頁封存檔案」。若看到此訊息,表示您的瀏覽器或編輯器不支援「網頁封存檔案」。請下載支援「網頁封存」的瀏覽器,例如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。 ------=_NextPart_01C61396.FC145190 Content-Location: file:///C:/B1344FB9/pzy.htm Content-Transfer-Encoding: quoted-printable Content-Type: text/html; charset="us-ascii" =20 日據臺灣的兩層儒學= 1644;外來思想

      日據臺灣的雙層= 儒學與外來思想:以= 1555;濁流、洪棄生和賴ࡴ= 4;為中心

 

        =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&nb= sp;  潘朝陽  臺灣師大地理系=

 

        =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&nb= sp;          摘要

    <= span style=3D'font-size:10.0pt;mso-bidi-font-size:12.0pt;font-family:PMingLiU; mso-ascii-font-family:"Times New Roman";mso-hansi-font-family:"Times New Ro= man"'>本文寫作的目的首Ð= 08;在於闡述日據臺灣具= 有兩層儒學,其一是= 5351;臺灣民間,自明鄭໴= 3;臺以來,累積延續數&= #30334;年之久的儒學儒教 = 290;臺灣民間儒學在日據= ;時代,提供了臺灣人&#= 19981;忘華夏本質的鄉土Ƈ= 78;份。本文特以臺灣鄉= 土作家吳濁流的小說= 2289;自傳加以詮釋此臺ଽ= 1;民間儒學,並且以田&= #37326;調查的一手資料印#= 657;了文學家的實證基礎= ;,確然,日據臺灣民&#= 38291;以書院、鸞堂、村ò= 87;的形式,繼續不絕地= 傳播浸敷著臺灣人社= 6371;中的儒家本質。

    <= span style=3D'font-size:10.0pt;mso-bidi-font-size:12.0pt;font-family:PMingLiU; mso-ascii-font-family:"Times New Roman";mso-hansi-font-family:"Times New Ro= man"'>在這個臺灣民間儒ê= 16;的底層基礎上面,日= 據臺灣菁英階層則有= 0841;種發展,其一是本߳= 8;具足的儒家心靈,此&= #28304;自於臺灣民間鄉土= 013;深厚的儒家文化土壤= ;;其一則是吸取了西&#= 26041;的現代新知識,而û= 04;就了他們的社會主義= 、民權主義、民族主= 2681;的人道思想。在菁ഘ= 1;中,亦有拒斥西學之&= #21560;收,而謹守傳統儒= 416;者;亦有同具傳統儒= ;學與外來新學合而為&#= 19968;的日據臺灣之新儒z= 90;本文茲以洪棄生、賴= 和兩賢為例,專以他= 0497;的古漢詩加以詮釋Ӎ= 0;

    <= span style=3D'font-size:10.0pt;mso-bidi-font-size:12.0pt;font-family:PMingLiU; mso-ascii-font-family:"Times New Roman";mso-hansi-font-family:"Times New Ro= man"'>關於本土文化和外Ë= 58;思想之整合所形成的= 日據臺灣的思想體系= 5292;本文的處理僅屬於࠶= 1;探性質,故尚未對於&= #26085;據外來思想作實證= 340;檢驗和闡明,因為此= ;工夫屬於更大更深之&#= 39636;系的詮釋,非本文û= 52;能涵蓋,當俟諸未來= 論著成書。

 

關鍵詞:

臺灣意識、日據= 臺灣、臺灣儒家、儒= 3478;、吳濁流、亞細亞௚= 0;孤兒、臺灣連翹、雲&= #26799;書院、書院、鸞堂 = 289;洪棄生、瀛臺偕亡記= ;、寄鶴齋詩矕、賴和&#= 12289;櫟社、應社、詩社z= 89;臺灣文化協會、臺灣= 菁英、文聖、武聖、= 6085;本、日帝、華夏、࣫= 9;狄、日夷、華夷之辨&= #12290;

 

 

一、前言

 

黃俊傑指出,明= 清時代的臺灣人只有= 2320;緣性的漳、泉意識৏= 0;客家意識;光緒二十&= #19968;年(1895),= 日本據臺,臺灣人一= 2805;間忽臨亡臺之痛,৔= 5;共識到「臺灣意識」&= #65292;這個集體共同的意#= 672;是民族性的,也是階= ;級性的。[1]

 

    民族意識性質的= 臺灣意識,表現在臺= 8771;人的文化生活的許ࣩ= 0;面向,其中最明顯的&= #26159;漢書房(書院、私= 654;等)與詩社。黃俊傑= ;徵引吳文星的研究指&#= 20986;:一八九七年三月ʌ= 92;全臺灣計有書房一千= 二百二十四間,學生= 6377;一萬九千零二十二ߟ= 4;;一八九八年三月,&= #22686;加為一千七百零七&= 291;,學生增為二萬九千= ;九百四十一人。日據&#= 26178;代,傳統漢書房和ê= 16;生數目的不減反增,= 正是民族意識的鮮明= 4920;現。黃氏再徵引陳਷= 7;瑛的研究而指出:日&= #25818;時代約有二百多個#= 433;社,均以保存發揚中= ;華文化為主旨;特別&#= 20687;中部的「櫟社」許ä= 10;成員受到梁啟超訪問= 林獻堂於霧峰之影響= 5292;而一生投入反日的ਧ= 1;化、政治及社會的啟&= #33945;運動。再者,全臺= 384;在著許多鸞堂,也依= ;民間宗教而傳播延續&#= 33879;臺灣人的民族意識z= 90;[2]

 

    無論是漢書房、= 詩社或鸞堂所堅持、= 4310;續以及發揚的民族঴= 7;識的臺灣意識,顯然&= #65292;是以傳統儒家思想= 858;其核心。這個機制和= ;功能,在社會底層,&#= 25104;為臺灣人生活世界į= 40;文化鄉土,而在上層= ,則深刻影響日據臺= 8771;的知識菁英;這些೿= 4;灣菁英有以傳統漢學&= #28858;其知識系統者,當= 982;是以儒學為其核心,= ;換言之,日據臺灣存&#= 22312;著上下兩層儒學,Ç= 79;層是以民間儒學形成= 的鄉土性;上層則是= 0693;識菁英人格生命中௚= 0;儒學修養。

 

    復次,階級意識= 的臺灣意識,乃是與= 7665;族意識的臺灣意識ಈ= 0;合在一起的,亦即日&= #25818;時代臺灣人的民族$= 939;動和階級運動有其重= ;疊性;黃俊傑徵引矢&#= 20839;原忠雄的研究而指Ñ= 86;,由於日本殖民政府= 擁有臺灣的殖民統治= 7402;力,在臺灣的日本ߟ= 4;,掌控了臺灣的政經&= #27861;律等資源,形成高'= 640;在上的壓迫和宰制的= ;階級,相反地,臺灣&#= 20154;包括臺籍的小地主É= 97;及廣大的庶民,均無= 法自由享有臺灣的任= 0309;資源,而成為被殖૎= 5;壓榨的階級。因此,&= #26085;據臺灣的民族矛盾!= 287;階級矛盾,正好是日= ;本人與臺灣人的根本&#= 24615;矛盾。[3]

 

&n= bsp;   始於明鄭且歷兩= 百年滿清中國統治下= 0340;臺灣,早已存在著ෑ= 7;多傳統儒士型的知識&= #33729;英,日據初始,這= 123;臺灣傳統儒士久已生= ;活在中國傳統的禮教&#= 20856;範之中,他們原本É= 97;傳統儒學為其文化意= 識和方向,並無當時= 0340;西學素養。然而由ਬ= 4;日本殖民統治引發的&= #26085;臺階級差異的根本= 683;盾和鬥爭,刺激鼓舞= ;了許多日據臺灣的知&#= 35672;菁英吸收了當時的Ç= 90;界思潮,一方面用此= 思想武器對抗日本殖= 7665;帝國;一方面也藉ߔ= 3;而成為啟蒙臺灣人民&= #30340;資材;在這些知識!= 729;英身上,同時有著傳= ;統的儒家思想性格以&#= 21450;從歐美日傳來的外Ë= 58;思想。然而,在他們= 人格生命中,卻由於= 0841;重思想都共同屬於ߟ= 4;道主義和民權主義,&= #25152;以,兩者的合一,$= 930;形成臺灣菁英的傳統= ;儒學與外來思想的和&#= 35559;性整合,成為日據Ō= 74;灣菁英的典型,此實= 有別於當時中國本土= 0693;識菁英的激烈偏悖௚= 0;反中國傳統論和全盤&= #35199;化論的表現。

 

    全面究明日據臺= 灣的兩層儒學和外來= 4605;想的總體,是甚大ॣ= 7;程,特別是菁英的思&= #24819;既傳統又現代的雙%= 325;整合性,需有更細緻= ;的追索。本文則只是&#= 38364;於日據臺灣兩層儒ê= 16;和外來思想議題的初= 探,其主旨首先闡明= 6085;據臺灣的傳統儒家ࣁ= 1;鄉土,此章特別以鄉&= #22303;著家吳濁流的小說= 858;中心而展開詮釋。然= ;後,本文指明在這個&#= 27665;間儒家型的鄉土中ʌ= 92;日據臺灣菁英存在著= 兩種類型,一是傳統= 6126;清形態的儒士;一਷= 9;素具儒學教養卻也吸&= #21462;了現代西學內涵的= 693;識份子。前者茲以洪= ;棄生為代表;後者則&#= 20197;賴和為代表,皆以É= 82;們的古漢詩為中心而= 展開詮釋。

 

二、日據臺灣的民ž= 91;儒學初釋:以吳濁流= 小說為中心

 

    漢人拓墾臺灣,= 將原鄉文化傳統和文= 1270;意識帶至臺灣,此ߎ= 1;唯是指國家政教或仕&= #23462;思想而已,這其實= 351;的是在臺灣漢人廣大= ;的生活世界中溥播深&#= 28024;而形成的儒教型文Ô= 70;土壤而言。而且,儒= 家型的文化鄉土臺灣= 5292;不僅歷明鄭和清代௚= 0;臺灣,於五十年日據&= #26178;代,其本質亦未嘗= 377;異;作為文化土壤的= ;臺灣民間儒學滋溉了&#= 26085;據臺灣的知識菁英z= 90;本文因屬初探,故謹= 以著名鄉土作家吳濁= 7969;的小說為中心而析෢= 2;之。

 

(一)新竹鄉間= 的老人與秀才

 

    吳濁流(1900-1976)自幼在儒者型= 祖父的教養下,受到= 0754;教薰習;其家鄉又਷= 9;抗日重鎮北埔之鄰的&= #26032;埔,青年儒士姜紹= 062;壯烈抗日的故事早習= ;於心;其居屋,更是&#= 35937;徵且實踐儒家倫理į= 40;三合院,吳氏在虔誠= 祭祖以及長幼尊卑有= 4207;的家族氣氛中成長Ӎ= 0;其十一歲入公學校,&= #24478;兩位宿儒習漢文,= 854;中一位林文煥先生,= ;是著名作家林海音的&#= 29238;親。弱冠之後,精Ģ= 87;唐詩,頗顯屈原憤慨= 之志,於一九二七年= 1152;入苗栗栗社,在其࠾= 9;作的詩中,充分地顯&= #20986;孔孟浩然正氣的道= 503;意志,是一典型的不= ;忘貞亮大節的儒家型&#= 25991;士。[4]

 

日人據臺,以儒= 教為典範的老人經常= 1696;嘆,只有私淑陶淵਴= 6;種種菊花、吟吟詩。&= #34920;面上,老人似乎超= 982;脫俗、高蹈遠引而做= ;莊周之徒;其實深懷&#= 26149;秋氣節而痛恨據臺Ą= 85;人;附近私塾秀才幾= 乎每晚到老人處聊天= 5292;在交談中常嘆「斯ਧ= 1;掃地」、「復中興」&= #12289;「否極泰來」、「= 105;們總有一日」等等詞= ;語,也曾用韓信忍胯&#= 19979;之辱以成就滅秦興Ĝ= 50;大業的歷史來勉勵年= 少的吳濁流。[5]

 

    老人與秀才表現= 了被異族殖民統治下= 0340;「祖國思慕」,這ࠁ= 1;祖國思慕源自深層的&= #25991;化意識,這即是自= 126;鄭陳永華在臺南立孔= ;廟建太學以來,數百&#= 24180;浸潤敷播於臺灣人õ= 15;靈生命中生根茁壯的= 中華民族意識,其核= 4515;是孔孟儒學。[6]

 

    吳氏小說 = 298;亞細亞的孤兒》是以= ;作者自己為樣板而撰&#= 36848;的小說,其中提到Ĭ= 07;主角胡太明家裏每年= 除夕都要在庭院中設= 2727;祭祀玉皇大帝,清਽= 6;四點,由胡老人率全&= #23478;虔誠行「三獻禮」A= 307;祭祀對象是天帝、觀= ;音、關公、媽祖、土&#= 22320;公。元旦晨曦時分ʌ= 92;爆竹齊鳴,在廳堂中= 祭拜祖先和神明。[7]表面ߍ= 8;,祭祀神祇似乎是道&= #25945;或民間宗教,但其= 526;中國社會長久以來已= ;是三教合一,而以儒&#= 23478;道德意志為其神聖Ċ= 80;心,所以,胡家的祭= 神拜祖的核心意義,= 6681;本就是民間儒家的ഹ= 3;實具現;儒家文教隱含、= 彰著在臺人的日常生= 7963;中,特別是在不可৏= 0;缺的拜神祭祖的儀式&= #20013;,在在表現儒家「= 031;天命、畏大人、畏聖= ;人之言」[8]的三畏精神。<= /p>

 

清代臺灣歷兩百= 年,民間儒教是以家= 3416;、私塾、書院等方ঁ= 5;補官學之不足。吳濁&= #27969;= 551;寫胡太明祖父以「大= ;學之道在明明德」來&#= 25945;育太明,還送他進Ð= 37;「雲梯書院」接= 受漢學啟蒙。 = 769;人和漢學老師彭秀才= ;的儒家文化意識是無&#= 21487;妥協的;日本雖然統治臺= 灣,也設置公學校讓= 3274;人子弟受教,老人࡙= 1;堅持太明一定要在學&= #22530;中接受儒家教化,= 569;年太明因此入彭秀才= ;掌教的「雲梯書院」&#= 23601;讀漢學。但吳濁流ý= 51;出日據臺灣要護持書= 院,十分困難,他描= 3531;彭秀才於春節時去ೣ= 3;家拜年,兩老有一段&= #23565;話:

 

    秀才)…= 5738;美胡家的春聯說:ӎ= 0;『一庭雞犬繞仙境,&= #28415;徑煙霞淡俗緣。』= 340;確不錯,真有脫俗的= ;風格,如果不是像你&#= 36889;樣達觀的人實在辦Ç= 81;到的。」

    = 300;你今年的春聯怎麼樣= ;?」胡老人受寵若驚&#= 22320;問彭秀才道。

    = 300;不行,不行。」

    = 429;秀才一面謙遜地推托= ;著,一面隨口吟道:

    = 300;大樹不沾新雨露,雲= ;梯仍守舊家風。」吟&#= 30050;,又把春聯寫在紙Ç= 78;遞給胡老人看。

    = 300;好極了 !」胡老人讚美ű= 47;:「大有伯夷叔齊的= 氣派。」但他接著又= 5913;用感傷的語氣說:ӎ= 0;不過雲梯書院的舊家&= #39080;,不知是否能像你$= 889;春聯所說的守住…?= 」他這樣嘟噥著,依= 0381;之情溢於言表。

    = 300;如果雲梯書院被封閉= ;的話,」彭秀才黯然&#= 36947;:「漢學便要淪亡É= 02; ! [9]

 

    兩位老人的對話= ,顯然是儒者的人文= 8597;緻的欣賞,同時,ߖ= 3;是憂國傷時的慨嘆。&= #12300;一庭雞犬繞仙境,= 415;徑煙霞淡俗緣」,一= ;方面是道家,一方面&#= 20063;是儒家的胸襟,很ć= 77;陶淵明「採菊東籬下= ,悠然見南山」的氣= 8907;;這表示了日據時ߣ= 5;臺灣民間儒道雙彰的&= #20154;文家風,在耕讀的'= 080;範中,很有曾點所言= ;的「風乎沂舞於雩」&#= 30340;境界;臺灣民間儒ê= 16;的教化,由此可見一= 斑。但是,異族日本= 0050;竟統治了臺灣,對ਬ= 4;兩位老人而言,實有&= #20129;國亡天下之痛,因= 492;,如何依賴漢學的傳= ;承來延續臺人的中華&#= 34880;脈,就變得非常重Š= 01;,所以,彭秀才才會= 憂心忡忡於書院被日= 0154;強迫關閉,若是這ઝ= 1;,「漢學便要淪亡了<= /span> ! 」而= 其實,漢學之淪亡,= 3601;是儒學的淪亡,也स= 1;是臺灣人生命中的華&= #22799;血脈將被斬絕之意 = 290;

 

    然而,雲梯書院= 的春聯以及兩位老人= 0340;對話,卻堅貞一志ࢸ= 0;彰著了儒家春秋華夷&= #20043;辨的精神,上聯「= 823;樹不沾新雨露」明白= ;表示中華文化的臺灣&#= 22914;果是一株巨木,則ê= 27;絕不溉沾日本帝國的= 「雨露」,因為臺灣= 0154;的源頭活水乃是中റ= 5;文化的道統;下聯「&= #38642;梯仍守舊家風」,= 063;清楚指出雲梯書院是= ;孔孟之道的傳承延續&#= 22580;所,其基本核心的É= 54;文精神依然是固有的= 儒家常道。在日據臺= 8771;的新竹鄉下,一位຀= 9;間耆老和家塾秀才就&= #20805;分彰顯了儒家的綱= 120;與志節,面對日本的= ;統治,義食首陽之蕨&#= 30340;伯夷叔齊,就是他Ì= 97;的最高典型。

 

    老人視日人為夷= 狄,豈願讓太明接受= 2839;狄之教?老人心目ߑ= 3;所憧憬的是春秋大義&= #12289;孔孟遺教、漢唐文= 456;和宋明理學等輝煌的= ;中國古代文化,因此&#= 32317;想把這些文化留傳Ł= 02;子孫。[10]吳濁流借小說情= 節點出日據之初,耆= 2769;眼睜睜看到青年一ߣ= 5;將喪失華夏而化為夷&= #29380;,內心萬分悲苦與= 981;甘。莫以為老人守舊= ;頑固;吳氏借彭家老&#= 20154;指出當時臺灣人以Ï= 54;家為核心的文化意識= 和方向,十分清楚深= 1051;而絕不動搖,也不೦= 1;取代;事實上,小說&= #35438;釋了在日據臺灣的= 968;般地方普遍且平常的= ;儒家為主的文化價值&#= 20043;堅持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=          (二)真&#= 27491;存在的四湖莊雲梯ć= 60;院

 

    雲梯書院是真實= 存在的,其原型在西= 8246;鄉四湖莊;它正是ੌ= 8;典型的日據時代臺灣&= #20154;在民間維持儒學儒= 945;的場所。

 

    雲梯書院是四湖= 莊劉氏宗族建立的劉= 3478;學堂。清乾隆二十ॲ= 0;(1755),= 粵東客家人劉恩寬單= 6523;來臺,在四湖莊開࣌= 2;立業。二十五年(1760),= 恩寬修築了劉氏宗祠= 5292;大門門聯曰:「祿໶= 7;重光淵源接詩書禮樂&= #65292;彭城大啟根本在慈= 389;友恭。」[11]此門聯貼切指出= 四湖劉家在西湖溪流= 2495;的文教貢獻。劉氏ࡡ= 0;其子孫十分重視儒教&= #65292;正如此聯所說「詩= 360;禮樂,慈孝友恭」,= ;孔孟文教確然透過家&#= 26063;的制度和力量,早ß= 12;清代就已在當地傳播= 發揚。其文教和倫常= 0340;散播中心,也是四ଈ= 6;莊的神聖中心,就是&= #21129;氏的「雲梯書院」 = 290;此書院是苗栗區域最= ;早的書院,就儒學的&#= 21855;開以及播散而言,ë= 26;功不可沒。[12]

 

    道光九年(1829)劉= 氏在臺第三代在該莊= 0340;「伯公背」(土地ࠤ= 4;祠的背後),創建了&= #21129;家學堂。道光二十= 108;年(1842),= 劉永義(錫鑽)更獻= 0986;山仔頂的土地擴建ਫ= 2;學堂,並返粵東原鄉&= #22857;請孔子神像主祀,= 877;配祀以五文昌夫子,= ;遂正式命名為「雲梯&#= 26360;院」。其主旨在於{= 00;尊師重道、廣興文教= 、崇振儒風」。光緒= 0108;十六年(1900),= 日本據臺五年,劉家= 4478;新竹芎林飛鳳山代ࡌ= 0;堂請來三恩主,將書&= #38498;改為「修省堂」,= 027;祀三恩主,開堂濟世= ; = 290;一九七六年春,加以= ;修建,改名曰:「宣&#= 29579;宮」。[13]

 

    據上所言,雲梯= 書院主要分為清代和= 6085;據兩時期。前期從๮= 7;光九年到光緒二十六&= #24180;(1829-1900),= 此期的雲梯書院奉祀= 3380;聖和五文昌,本質ߍ= 8;屬於四湖劉氏的宗族&= #23416;堂,主旨在於教化= 376;弟「明禮崇教」,並= ;能「遵行聖賢之道」&#= 65292;且希望透過書院的ă= 45;育,而使宗族甚至當= 地達至「尊師重道、= 4291;興文教、崇尚儒風ӎ= 1;的人文境界。

 

    書院教育之功,= 使四湖劉家先後產生= 0102;大學生、貢生、廩ஶ= 3;、庠生乃至進士等,&= #32317;共十餘人。其中,= 588;以光緒六年(1880)庚= 辰科恩進士劉廷珍和= 0809;緒十一年(1885)乙= 酉科進士劉廷耀最為= 0625;出。在劉氏宗祠外௚= 0;廣場上,至今尚存兩&= #23565;清朝御賜旗竿石座A= 292;一為咸豐八年(1858)附= 貢生劉錫金、劉錫鑽= 1435;;一為光緒十四年ᦀ= 8;1888)進= 士劉廷珍偕其子貢生= 1129;聯科立。[14]

 

    四湖莊只是西湖= 溪谷地中的一個小村= 3674;而已,但由上所述ࡤ= 7;知,早在清朝中葉,&= #23601;已一秉「耕讀傳家 = 301;及「詩禮門風」的傳= ;統文化意識而發展,&#= 38642;梯書院是其人文化û= 04;之德教中心,而其核= 心精神就是孔孟儒學= 2290;四湖劉家的儒學教ೞ= 6;,證明了清代臺灣一&= #33324;人民的生活世界中A= 292;早已依據儒家常道為= ;其文化價值之母體。

 

    後期的雲梯書院= ,始自光緒二十七年= 5288;1901),= 日本已據臺灣六載,= 2312;臺採行高壓殖民統૟= 5;。臺灣人欲維繫自身&= #30340;華夏道統,變得十= 998;艱難。於是,劉家將= ;書院改成儒宗神教的&#= 40478;堂(修省堂),鸞á= 30;屬於清末從大陸東傳= 來臺的「恩主公崇拜= 1474;」,以唱鸞闡教為ࠥ= 4;宗教祭祀形式,藉此&= #20659;播儒家傳統倫常道= 503;。[15]四湖劉家深明華= 夏儒家道統不可一日= 6039;絕,但為了避免日ߟ= 4;取締禁絕儒家書院,&= #22240;此將雲梯書院轉型= 858;鸞堂形式的「修省堂= ;」,當然,其內容依&#= 28982;是儒門的「聖賢綱ñ= 20;」;一方面「開堂濟= 世,編造善書」,藉= 7492;維護當地臺民的基ੑ= 2;儒家倫理,一方面亦&= #26410;失去其作為學堂的= 412;質。

 

    我們省視雲梯書= 院的門聯,藉以了解= 0854;儒學精神:

 

&n= bsp; 宣聖顯安&#= 37030;,高築宮牆香火盛<= /b>

  王師忠護國,中!= 288;氣象海天青<= /b>

 

上聯= 贊頌宣聖孔子的人文= 1151;德,下聯則是以關३= 3;忠義輔佐劉備中興漢&= #23460;,而喻以孔孟之道= 358;驅逐日本而興復華夏= ;之臺灣。又如:

 

&n= bsp; 宣揚道德&#= 65292;西湖杏雨承先聖<= /b>

  王化禮儀,東魯= 991;風啟後人<= /b>

  鶴朝東嶽,萬仞= 470;牆傳泗水<= /b>

  鯉躍西湖,一龕 = 854;跡繼尼山<= /b>

 

西湖= 對東魯、對東嶽,也= 3565;泗水、對尼山,深࠳= 9;著明表達了雲梯書院&= #26412;來就是以傳揚孔聖= 043;道於地方為己任。事= ;實上,日據臺灣的民&#= 38291;就是依靠類似四湖Ó= 29;家一般的家學、私塾= 而傳承著臺灣人生活= 9990;界中的屬於華夏道ಋ= 3;之源泉活水-儒家的&= #24120;道慧命。

 

&n= bsp; 義薄雲天&#= 65292;封金掛印辭魏相<= /b>

  精忠貫日,丹心$= 196;膽輔劉公<= /b>

 

此聯= 贊頌關雲長拒斥奸雄= 6361;操的厚禮誘引,自ࣺ= 7;至終以滿腔的忠心義&= #33213;輔弼承繼大漢正統= 340;劉玄德。此聯成於日= ;據修省堂初成之際,&#= 22235;湖劉家分明是藉贊ƅ= 24;關公來隱喻劉家雖然= 在日帝統治之下,卻= 0690;志不忘其遠祖劉邦೚= 3;建的大漢,且崇祀以&= #24544;義一心護衛漢室的&= 364;聖,此一方面表達了= ;劉家的不忘華夏;一&#= 26041;面是以關公之武聖ŧ= 37;徵他們劉家深盼有此= 勇毅剛健者以大力護= 5345;孔孟之道於日據臺ଽ= 1;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=       (三)小&#= 35498;中移至山陬的象徵ö= 15;雲梯書院

 

    四湖劉家以宗族= 而興續儒學,彰著了= 6085;據臺灣的民間儒學ߔ= 3;貼近在土地和民眾的&= #24615;格;這不是孤立的= 694;象,否則,吳濁流不= ;會以原型的雲梯書院&#= 32780;塑造出他的小說中į= 40;彭秀才和雲梯書院。=

 

= 567;說《亞細亞的孤兒》= ;述及臺灣人子弟= 逐漸離開學堂而轉到= 0844;學校就讀,彭秀才ಆ= 6;於沒有學生。雖然日&= #20154;想聘他到公學校教= 480;漢文,他加以拒絕並= ;且安貧樂道地吟詠著&#= 38518;淵明的 = 296;歸去來辭 = 297;,一面呼嚕呼嚕地吸= ;水煙,一面種他的花&#= 33609;。不久彭秀才接&#= 21463;番界附近某書房的ň= 56;請,遂攜「雲梯書院= 」而飄然赴任去了。[16]既然臺灣陷於日= 帝之手,儒生既無憑= 4249;隻手旋乾轉坤之能ࡂ= 7;,天下無道則隱,且&= #23194;事夷狄,君子不為A= 292;此均為孔孟先師訓言= ;,彭秀才效法陶淵明&#= 65292;安貧樂道地獨善其ŭ= 23;,故遠遁山陬,不與= 世爭,且傳一脈不絕= 2914;縷之儒教於邊區。ӎ= 0;彭秀才」是一種象徵&= #35282;色,這樣的臺灣儒 = 773;,在清代和日據是很= ;普遍的。

 

不數年秀才死了= ,吳濁流描寫太明趕= 6212;喪禮,是先搭乘火็= 4;;下了火車,再搭汽&= #36554;;下了汽車,還需= 645;乘板車。秀才居然藏= ;身於大費周章才能抵&#= 36948;的偏遠荒野之地。×= 55;氏提到板車「沿著溪= 谷緩緩地前進,不斷= 0332;出隆隆的巨響,震਒= 8;著山谷。兩旁的景物&= #19981;停地變幻,頂上有'= 640;聳雲霄的峻嶺絕壁,= ;眼前有水清如鏡的萬&#= 19976;深潭,空中有翱翔İ= 36;旋的鷹鷲。」[17]如此崢嶸險要的= 所在,似乎是指苗栗= 2291;公館鄉進入大湖鄉ߌ= 8;帶的沿後龍溪之地形&= #65307;吳氏又提到板車路 = 147;牛鬥口,也提到當地= ;「漢番」兩族激烈的&#= 39717;爭以及隘勇防守隘Ó= 91;線的艱難,由此證明= 了吳氏所說板車線,= 7491;是從苗栗經出礦坑೎= 0;深入大湖的一條由隘&= #21191;防守泰雅族的交通$= 335;線,日據時代,是最= ;為艱辛困難的族群鬥&#= 29229;的區域。[18]似乎,彭秀才終= 老的偏僻之所在,就= 6159;出礦坑,是在這個ఝ= 4;區設置了學堂,從事&= #20754;教?吳氏說:「太= 126;到達那以熟悉的筆跡= ;題著『雲梯書院』匾&#= 38989;的破屋時,已快近Ɩ= 43;昏了。以這樣一塊荒= 涼、僻靜的地方,作= 8858;終生獻身於禮教的ঊ= 9;秀才安息之所,似乎&= #26410;免太寂寞些 ! [19]

 

    吳濁流此段的敘= 述是豐富的,在黃昏= 0772;屋的書院給秀才送ಆ= 6;,此情此景,悲冷無&= #38480; ! 「彭= 秀才」代表著臺灣的= 2320;方儒士;「雲梯書༉= 8;」則象徵著臺灣的儒&= #23416;學堂;儒士終歸一= 515;,儒學堂也不免破敗= ;;臺灣儒學的人與物&#= 30342;退縮了 ! 沒落= 了 ! 破敗= 了 ! 也憔= 悴了 ! 表面= 上,這是吳濁流哀嘆= 6085;據臺灣儒學衰退的ࡲ= 9;運,但在深層,我們&= #21371;發現吳氏其實是指= 986;無論臺灣如何艱難,= ;縱許偏僻荒涼的出礦&#= 22353;,都必定會有臺灣Ï= 54;士「彭秀才」,也必= 定會有臺灣地方性的= 0754;學學堂「雲梯書院ӎ= 1;,再深一層,他是宣&= #25562;表彰了身處橫逆惡= 155;之亂局的臺灣儒士不= ;事夷狄之高風亮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=          (四)鄉&#= 33674;中的文社、鸞堂與Ĉ= 49;廟

 

    吳濁流在其自傳= 、回憶錄 = 298;臺灣連翹》中,提到= ;他被派到西湖鄉店仔&#= 34903;教書;店仔街是西Ě= 46;鄉的鄉街;近三湖、= 四湖兩莊,居住者多= 6159;農民,中學生一個๿= 7;沒有。但是,有漢學&= #25945;養的人卻不少,僅= 129;姓一族,就有五個秀= ;才。庄役場的職員,&#= 26085;本話雖然很差,對Ĝ= 50;學卻有相當修養。吳= 氏會詠漢詩,因此很= 4987;他們珍愛。[20]

 

吳濁流說到的劉= 姓五秀才,正是四湖= 3674;劉家,也就是原型༘= 2;梯書院造就培育之俊&= #24421;。吳氏提及「漢學= 377;相當修養」的職員,= ;正是臺灣儒學教養的&#= 22320;方儒生。

 

    店仔街所在的三= 湖莊是臺灣移民型社= 6371;很典型的雜姓地緣੔= 9;,當地並無壟斷型的&= #22823;家族可以用宗族之= 147;加以興學立教,他們= ;既無宗祠,故轉而運&#= 29992;大廟的組織來推展Ï= 54;學。

 

    三湖莊的五龍宮= 主祀媽祖,建於光緒= 0116;年(1879),= 主建者黎彬南、張鵬= 8450;都是貢生。媽祖崇ৢ= 8;在臺灣是自明鄭以來&= #26368;重要的信仰,扮演%= 129;土社區的教化角色。= ;三湖莊五龍宮由地方&#= 20754;士黎、張二氏主建ʌ= 92;可見儒士的確掌握了= 村莊的神聖中心;透= 6942;神道崇拜,將上層ಈ= 0;構的儒學以潛移默化&= #30340;方式傳播浸透至一!= 324;莊民身上。[21]

 

    五龍宮右側有一= 座敬聖亭(惜字亭)= 5292;上層背後嵌鑲清代৓= 2;刻芳名碑,上款題:&= #12300;光緒辛丑年(1901)創= 立崇文社會員芳名」= 2290;所謂「崇文社」,ࡘ= 3;三湖地方儒士社群的&= #35433;社。臺灣儒士以結= 038;方式存續儒道於日據= ;困局下,華夏故國之&#= 24605;,宛然畢見。

 

    中國士子結社的= 淵源久遠;[22]明代儒士依「以= 文會友,以友輔仁」= 0043;義結社論道,已甚ਾ= 2;遍。晚明儒士為了對&= #25239;宦黨,社盟成為結= 512;同道凝聚意志的場所= ;,不僅說道論學,也&#= 21516;時批評時政;其中ć= 68;著名的是東林黨、復= 社、幾社。明亡,復= 1038;與幾社相互呼應,ઽ= 4;裝抗清,犧牲慘烈。&= #36889;樣的精神,隨明鄭= 659;進臺灣,臺灣割臺的= ;前半期,臺灣許多詩&#= 31038;成為文化抗日的中õ= 15;。[23]

 

    貢生黎彬南的兄= 弟黎壽南也列名於「= 3815;文社」的芳名碑上ᦂ= 7;芳名碑上的一些士子&= #65292;也正是肇建三湖莊= 478;一大廟天福宮(位於= ;今日的金獅村)的主&#= 35201;人士。三湖的儒士Ķ= 38;群,一方面組織文社= 以提倡儒風;一方面= 1448;積極創建大廟透過ఠ= 0;典而進行教化;三湖&= #30340;儒士運用結社與祭= 040;的一體兩面來推展地= ;方的儒學。

 

    天福宮是由三湖= 莊「崇德堂」、二湖= 3674;「重華堂」、鴨母ࢻ= 3;「警化堂」等三間鸞&= #22530;,擇定在鴨母坑的%= 329;鵝洞口結合而成,主= ;祀文武二聖,屬於儒&#= 23447;神教鸞堂系統。[24]其建廟恰與四湖= 劉家雲梯書院改為修= 0465;堂同一時間;三湖ࡴ= 4;四湖兩莊在相同時期&= #65292;於莊中建立崇祀文= 494;二聖的鸞堂,明顯是= ;地方儒士「嚴華夷之&#= 36776;」的抗日思想的實ū= 68;。

 

    籌建天福宮的鸞= 生林天相和羅新蘭亦= 6159;崇文社的社友;文ట= 8;、鸞堂與村莊大廟的&= #19977;位一體,成為日據!= 274;灣民間儒學的延續及= ;傳播場所,地方儒士&#= 24448;往以社友、鸞生以Ö= 50;教師的三重身份在地= 方上推展孔孟儒學。

 

    日據臺灣存在的= 鸞堂排日反日之文化= 4847;志和實踐,王世慶෌= 8;之甚詳:

 

&n= bsp;   = 085;本據臺之初,…將製= 鹽業、樟腦業、鴉片= 6989;等最有利益之事業ᦁ= 2;俱收歸為官營之專賣&= #65292;…加之各種稅捐逐ñ= 80;增加,人民生活陷於= 塗炭之苦,人民之利= 0410;與清代相比有雲泥ߔ= 3;差。故如北部滬尾、&= #23452;蘭、新竹、臺中等"= 389;降筆會之重要成員,= ;乃與抗日義士相謀,&#= 20197;鼓吹排日為急務,̷= 0;利用宣講仁義之道,&= #25910;覽民心,團結臺胞A= 292;俟機起義抗日,以期= ;促進民族運動,並以&#= 23559;臺灣復歸中國為目į= 40;。[25]

 

戒煙= 、反日以及宣揚儒家= 0340;仁義之道,此三件ߚ= 7;揉合成為鸞堂一體多&= #38754;的文化和社會工作 = 290;光緒二十七年(1901),= 也就是三湖莊金獅洞= 2825;福宮建成的同一年ᦁ= 2;鸞生黃色雲在苗栗頭&= #23627;鄉鳴鳳村設鸞傳教A= 292;其堂名:「雲洞宮施= ;勸堂」,其善書名: = 298;玉鑑龜齡》。主祀三= ;恩主,以關聖帝君為&#= 20027;神。其設堂闡教的ê= 47;旨,依據南天文衡聖= 帝(即關帝)之降文= 6352;:「竊思二帝之休ང= 0;莫睹,三王之盛治難&= #36861;。溯厥由來,皆因= 154;心不古,惟利是圖,= ;上下交征,仁義弗講&#= 12290;故卒至父子君臣典ķ= 50;湮沒,兄弟夫婦規法= 淪亡,良可嘆也。又= 7841;友道日非,交情愈൚= 0;;陽敦管鮑之誼,陰&= #25928;孫龐之尤,吾也目= 802;心傷。」[26]由此ʌ= 92;雲洞宮的儒士鸞生,= 實是因為臺灣既已割= 6085;,臺人喪亡了祖國ᦁ= 2;成為亡國之遺民,唯&= #26377;透過關帝的神諭而= 312;民間努力維護並延續= ;傳統儒家的文教於不&#= 22684;,希盼臺灣社會的Ł= 77;常規範能夠正常運作= ,且不失華夏文化之= 2266;有方向。

 

    = 298;玉鑑龜齡》又藉「豁= ;落靈官王天君」的降&#= 40478;有曰:「三代以前ʌ= 92;道在君相;三代以後= ,道在師儒。今日者= 5292;上而朝廷,堯舜禹௚= 3;不復作;下而草野,&= #23380;孟程朱不再生。」[27]此句ë= 26;為身處異族高壓統治= 之「微言」,實暗指= 3274;灣已淪於日帝之手ᦁ= 2;於政統言,已非堯舜&= #31161;湯;於道統言,更= 961;孔孟程朱,換言之,= ;臺灣人已因割臺而喪&#= 20129;了華夏天地了 !在這= 樣的背景之下,鸞文= 2380;續說:「此我夫子ᦁ= 2;不得不以神道設教,&= #20197;維道統於廢墜之秋A= 292;所以處處開堂,方方= ;宣化。著書不嫌萬卷&#= 65292;大抵無非彰善癉惡ʌ= 92;欲使人倫之克明於天= 下也。」[28]這句話很清楚點= 明了既然臺灣已被異= 6063;統治,國家教育機ઔ= 3;已屬日帝主宰,為了&= #33274;灣人的華夏主體,= 152;以,儒士乃假借崇祀= ;關聖的鸞堂來傳播延&#= 32396;臺灣民間儒學,而Ç= 88;它也點明了「鸞堂」= 並非少數,乃是「處= 4389;開堂,方方宣化」௚= 0;。[29]

 

    (= 478;堂的主神關帝,在歷= ;史中以其勇冠三軍的&#= 27494;功形象而深入人心ʌ= 92;明清之後,演變成儒= 生士子認定的儒學之= 5703;衛神;象徵了華夏ਧ= 1;化道統的武德,其崇&= #38534;地位,無可替代;= 565;於庶民而言,往往以= ;關帝的忠義為其日常&#= 29983;活的標準;對於儒ã= 63;而言,則更是依關帝= 忠義精神為其大節凜= 8982;不可奪之信念。[30] 如同佛教視關३= 3;為其伽藍護法,儒門&= #20134;視關帝為儒教護法A= 292;故以「武聖」崇奉。= ;

 

    = 107;實上,這樣的武聖的= ;崇拜背後,正是儒家&#= 20729;值之護衛,一旦在Õ= 61;機存亡之秋,儒家的= 春秋嚴華夷之防的實= 6368;,往往會以關帝信ߤ= 8;充分展現;吳濁流所&= #22609;造的胡太明之佯狂A= 292;最能曲折呈現關帝之= ;為儒家護法神的深層&#= 24847;義。吳濁流在《亞ŀ= 48;亞的孤兒》的結尾描= 述太明借「瘋言瘋語= 2301;大罵日本殖民帝國୅= 8;「白日土匪」;又大&= #32629;為日帝作倀的臺民$= 208;狗:「混賬 ! 你嘴裏口口聲 = 882;嚷著『同胞 ! 同胞 ! 』= ;,其實你是個走狗 ! 你是皇民子孫 ! 是模範青年 ! 模範保正 ! ú= 33;聲蟲 ! 混賬 ! 你= ;是什麼東西?」[31]

 

= 555;濁流是以儒家的春秋= ;大義怒斥日夷與漢奸&#= 65307;也就是以關聖帝君Ë= 16;為儒門道統之護法神= 的大獅子吼而正義凜= 8982;地指斥了日夷和漢ࣲ= 4;:

 

    = 826;明把臉塗得像關公一= ;樣,坐在胡家大廳的&#= 31070;案上,牆上還有他į= 40;筆跡寫著這樣一首詩= ,字跡還很新鮮:

  = 535;為天下士,豈甘作賤= ;民?

  = 802;暴椎何在?英雄入夢= ;頻。

  = 450;魂終不滅,斷然捨此= ;身 !

= 432;兮狸兮 ! ᦀ= 8;日人罵臺灣人語)= 847;如何?

=  奴隸生&= #28079;抱恨多,橫暴蠻威= 856;若何?

=  同心來&= #24489;舊河山,六百萬民(= 778;蹶起,誓將熱血為義= ;死 ! [32]

 

在日帝侵略戰爭= 最後且最猙獰階段,= 1555;濁流冒著生命的危༑= 0;創作《亞細亞的孤兒&= #12299;,借胡太明的「關= 093;降鸞」而鼓吹臺灣人= ;奮起進行島上的抗日&#= 38761;命,吳氏有此大勇ʌ= 92;一方面顯現了鸞堂在= 當時臺灣的教化影響= 5307;一方面也顯現了孔ण= 1;常道在臺灣土地上的&= #22533;忍不拔之生命力。

 

三、日據臺灣知= 識菁英的儒學與外來= 4605;想初釋:

        =         以洪棄生&#= 21644;賴和古漢詩為中心

 

    由於臺灣本土累= 積了數百年來的儒學= 1644;儒教,所以無論是ࠑ= 9;統儒士型或是具備雙&= #37325;思想性格的臺灣知#= 672;菁英,都蘊具著儒家= ;思想,因為生逢日本&#= 30064;族統治的時代,他Ì= 97;特別表現出強烈且明= 晰的春秋之義和華夷= 0043;辨的志節,而多以ࡥ= 0;志和詩歌之形式顯發&= #20043;,唯在這些菁英中A= 292;有些仍屬傳統舊漢學= ;的秀才型儒者,卻亦&#= 26377;不少已吸取了不少ş= 99;學。= 412;文茲以洪棄生和賴和= ;的古漢詩為中心用以&#= 26512;明兩儒之異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= 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傳統儒士= 7946;棄生

 

        =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&nb= sp; 甲、臺灣遺民洪= 6820;生

 

    (= 575;港人洪棄生生於同治= ;六年(1867),原名攀桂= 5292;學名一枝,字月樵Ӎ= 0;臺灣淪陷後,改名繻&= #65292;字棄生。幼時攻舉= 989;,試輒冠群。光緒十= ;七年(1891),以案首入= 7886;。乙未割臺,棄生௉= 1;感臺亡國亡,絕意仕&= #36914;,遂潛心於古詩文= 490;。洪炎秋說其父「身= ;居棄地,危言危行,&#= 25186;揚風雅,鼓舞民氣ʌ= 92;不為威屈,不為利誘= ,以遺民終其生。」[33]

 

    = 197;「遺民」視洪棄生,= ;十分恰當。割臺後,&#= 27946;氏杜絕世事、閉門Œ= 79;書,有王船山《船山= 記》之遺意。在其《= 3492;鶴齋詩矕》中的自਑= 6;駢文跋語,首數句云&= #65306;「江山如故,賦哀%= 090;以神傷;風景不殊,= ;愴新亭而淚下。鵑啼&#= 40575;走之秋,麟狩鳳笯È= 43;地,將行吟乎澤畔。= 」其終生遺民自棄的= 4535;向於此數語已流露୐= 1;遺。[34]他是É= 97;屈原、船山等先賢為= 其標竿避世隱藏而「= 2681;不帝秦」。

 

    != 274;灣淪亡,洪氏致函好= ;友洪韞嚴論及自己的&#= 30171;楚心境:「所恨神ð= 30;陸沈,仙山糞土;表= 海無虯髯之客,太原= 8961;裼裘之英。江山萬ດ= 4;,洋鬼縱橫;風土九&= #24030;,島夷睥睨。志士 = 066;夜撫膺,中華亙古失= ;色。興念及此,痛何&#= 22914;之 ! 戴天如囚,登= 397;如狗。小弟立意不作= ;青紫中人,職是故耳&#= 12290;」[35]此文ë= 31;來有著極深的悲痛和= 憤慨,他悲嘆神州臺= 8771;兩皆慘遭西洋、東૧= 5;帝國侵凌,神州或臺&= #28771;均無豪傑之士拯華= 799;之民於塗炭。眼見中= ;華沈淪,卻無可奈何&#= 65292;所以只能出之以「õ= 35;士終夜撫膺而痛何如= 之」的長嘆。身居日= 0154;宰制的臺灣,若是ࡇ= 3;強「作青紫中人」,&= #35912;不寡廉鮮恥如楚囚$= 208;狗侍奉異主而甘為日= ;奴?漢奸日奴在洪氏&#= 30340;週遭,不在少數,Ť= 92;如其同鄉辜某,正是= 一個「如囚戴日天,= 2914;狗登日朝」的臺人ࠥ= 6;型,洪氏一方面萬分&= #20663;痛同胞的墮落,一= 041;面則顯示其堅貞於國= ;族的大節。因此,其&#= 38281;戶讀書,設帳講道ʍ= 07;不媚日人,不與世事= ,隱於家達三十多年= 5292;暇時則遊歷臺灣、࣪= 3;陸,平時則著史寫詩&= #65292;乃洪荒世界一遺民= 043;典型,亦是陶淵明人= ;物。[36]

 

        =           乙、遺民洪棄生= 0340;春秋史志與詩心

 
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=     = 057;.1 《瀛海偕亡記 = 299;的本懷

 

    = 809;緒三十二年(1906),洪棄生修= 5104;《瀛海偕亡記》,ࢷ= 2;〈自序〉中痛責曰:&= #12300;唐之微,猶復河湟A= 307;明之季,猶窺河套;= ;宋之將南,猶不忘燕&#= 38642;;法社奧羅二州之Ķ= 70;,佩喪章四十年而不= 去。而清廷之視臺灣= 2914;何乎?京師不以為ห= 5;趾,閩粵不以為唇齒&= #65292;而使沈淪水深火熱= 043;中,長使侏離襟昧而= ;靡有所底,是則為臺&#= 28771;哀也夫 ! 是則為故國哀= 063;夫 ! [37]<= /a>對於腐敗的清廷任意= 率爾背棄臺灣,深致= 0854;痛恨之抗議,在這ථ= 3;,洪棄生十足表露了&= #39080;雨如晦、社稷板蕩= 043;際,一位春秋志節的= ;儒者之思想和實踐。&#= 32780;對於臺民之奮發激Ū= 34;以抗日,則深致其惓= 惓懇懇的敬意。他說= 5306;「自和約換,敵軍߳= 8;,臺灣沈沈無聲,天&= #19979;皆以蕞爾一島,俯'= 318;帖耳,屈服外國淫威= ;之下矣。而烏知民主&#= 21776;景崧一去,散軍、Ĕ= 65;軍血戰者六閱月;提= 督劉永福再去,民眾= 2289;土匪血戰者五越年ᦁ= 2;糜無盡英毅之驅於&= #28779;刀戚之中而無名無= 151;。此吾人所當汲汲表= ;襮者也。」[38]如同û= 52;有儒家型史家的工作= ,其《瀛海偕亡記》= 0043;作,主旨在於敘明ਰ= 5;軍入臺之後的種種燒&= #27578;屠戮之惡狀罪行,= 197;如椽史筆而直斥日人= ;在臺灣的殘酷暴行,&#= 20877;者表彰臺灣抗日志ã= 63;之忠義志節,留芳潔= 於永世;同時則怒責= 6814;降日軍入臺的漢奸ᦁ= 2;著其名而使其生生無&= #25152;遁形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=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= .2 = 298;寄鶴齋詩矕》的詩心= ;

 

        =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&nb= sp;  = .2.a. 遺民之憂憤悲情=

 

洪氏的詩作以<= span style=3D'font-family:PMingLiU;mso-hansi-font-family:"Times New Roman"'> = 298;寄鶴齋詩矕》為代表= ;,陳昭瑛評介洪氏的&#= 35433;作有曰:「(棄生ʌ= 89;詩歌包括各體,除了= 表達民族情感的詠懷= 5433;作外,亦有許多反ਸ਼= 4;民生疾苦的詩…。淡&#= 38597;處有大謝味,沈鬱ŗ= 89;有老杜風,慷慨處有= 放翁悲。」[39]棄生į= 40;詩魂確如陳氏所言,= 是以「陸放翁的悲憤= 2301;為最突出和深沈,ࠥ= 4;詩充滿屈原、靖節、&= #25918;翁、船山等先儒的= 962;憤精神;國族和鄉土= ;之亡而生發的悲憤,&#= 26368;是洪氏的心靈懷抱ʌ= 92;就是以此亡臺遺民的= 憂憤而貫其一生。

 

= 946;棄生之詩有自嘆身世= ;而發揮遺民懷抱者。&#= 20854;〈愴懷身世感〉[40]分明ù= 36;嘆憤怨雖飽學詩書,= 卻苟存於日人宰制的= 3274;灣,其詩開始自述ॲ= 0;已不輕,臺亡國亡而&= #27784;淪之青年,無可施= 637;抱負,心中甚是悲怨= ;。接著,述說自己「&#= 35199;歸海中斷」,欲棄Ō= 74;歸返神州,勢不可行= 。然則,所有功名亦= 7117;付諸雲煙。因此,

 

氣盡處籠鷹ᦁ= 2;身是棲籬鷃。嗟嗟長&= #22812;中,不能得一旦。$= 523;世方沈湮,時世忽危= ;亂。海島早滄桑,瀛&#= 24030;大糜爛。干戈似蝟Ĕ= 11;,民庶紛魚竄。詩書= 既焚燒,衣冠亦塗炭= 2290;耆舊半雲流,朋儕ࡠ= 8;雨散。世異人已非,&= #26143;移物復換。顧我賤&= 957;顱,奈何蒙此難?忽= ;忽棲山中,悠悠吟澤&#= 30036;。

 

臺島= 早已因為干戈戰亂而= 8356;桑糜爛了,不分庶૎= 5;與士子,皆魚竄塗炭&= #20102;;日人侵臺引發的= 136;亂,使棄生飽嘗了耆= ;舊雲流、朋儕雨散的&#= 33510;楚,倍增了詩人隱ì= 21;鄉土而效屈原的生命= 型態。這樣的屈原型= 8577;居,並不能曠達而೽= 8;在逍遙,因為棄生畢&= #31455;是儒家而非道家的&= 577;者,故其山野自然詩= ;,表面上雖是觀覽自&#= 28982;景色而為詩,而內ß= 12;卻存在著深沈的憂傷= ,譬如 = 296;早起望海〉曰:

 

    遙聽洪&= #28644;聲,不見波濤色。!= 579;茫大海中,榑桑陷深= ;海。蚊龍出晦暝,鯨&#= 59383;上潮汐。桑木微影ī= 83;,烏輪湧傾側。四山= 雖暫曙,大地猶未白= 2290;東嶺與西崖,陰陽ߛ= 4;窟宅。寒暑去來邊,&= #20154;間一駒隙。黯淡悲= 827;山,寥寥興廢。我= ;生處塵寰,亦一不速&#= 23458;。俯仰古今人,愴ġ= 37;流光擲。[41]

 

詩人= 雖然是描寫晨曦時分= 2312;海邊看海波聽濤聲௚= 0;心境,但其深層的內&= #22312;只是借景而言日本!= 288;起侵臺之事,詩人身= ;處應天明卻未明的時&#= 20998;,悲嘆我族河山的Ɩ= 87;淡,同時,也悲嘆了= 自己黯淡無光的短促= 2780;無可為的生涯。

 

    臺灣淪亡,棄生= 萬分痛楚,其詩多有= 0129;臺痛楚的悲喟; = 296;雞籠港漫遊感事〉,= ;是詩人遊歷基隆港觀&#= 20013;法戰爭古戰場的一Ɖ= 18;詩。首先,詩人盛讚= 中法一役我軍的勝績= 5306;「佛郎西從西海至ᦁ= 2;甲申往事余能記。棄&= #22320;雖由劉使君,揚威= 494;多李廣利。君不見三= ;沙灣外二沙灣,佛軍&#= 30333;骨埋青山,戰船一ñ= 80;來一祭,京觀海= 漫漫。我行踏上獅球= 3994;,嶺頭戰壘猶堪省ᦁ= 2;臺尚拂蛟漦腥,煙&= #26248;可吞鯨鯢影。」[42]然後ʌ= 92;詩句一轉直下:

 

    = 309;圖乙未上氛祲,十載= ;關山變古今。重重巖&#= 38459;無人守,日日淵沈Ę= 23;水深。海山自青水自= 黑,山頭旗交紅白色= 2290;山半今安日日營,૲= 3;中今絕華人跡。自古&= #23665;川劇變遷,誰似我= 983;多慘戚 ! 一丸海島天穹= 402;,非霧非煙閃倏吹。= ;已矣人間無可道,泛&#= 33311;仙洞仙蹤追。迴看ė= 15;樓船連海起,一幅= 雲山戰場裏。民間膏= 4880;浪沙淘,年秋盡入ह= 4;閭底。潮來潮去弔興&= #20129;,我亦望洋悲海市 ! [43]

 

同樣心境的悲憤= 詩,也表現在另外的= 5433;上面,且將臺灣的૚= 4;淪與神州的塗炭融合&= #28858;一地看待為整體中!= 775;的衰敗。中華設若強= ;盛,則臺灣雖一時沈&#= 28138;,仍可一陽復始,ŵ= 25;歸華夏。然而,彼時= 卻遭逢著全體中國的= 4928;敗,同受列強的荼ૈ= 2;,所以,棄生根本上&= #24190;乎澈底絕望,因而= 854;詩表現出一個臺灣傳= ;統儒士無可奈何的悲&#= 24773;。其詩〈春寒,林Ê= 10;偕從弟過鹿,酒中述= 遊跡並庚子在京時事= 5292;歌以寄之〉[44]一首ʌ= 92;述某春寒之日,友人= 和從弟訪詩人於鹿港= 5292;酒中談及庚子拳亂ࡴ= 4;八國聯軍之役,此君&= #27491;在北京親逢戰亂之= 920;;神州和臺灣兩地的= ;慘變,勾起詩人的哀&#= 24833;和憂患,故有此詩È= 43;作:「…酒半為我談&= #24093;京,巍巍宮闕妖狐(= 180;。風聲鶴唳無人色,= ;戈船紛到西洋兵。將&#= 36557;死綏天子去,關河Ø= 75;尺無由行。鬼火燐燐= 照白骨,虎牙戛戛騰= 8512;坑。…」於是,棄生= ;大嘆華夏的破敗與淪&#= 21930;:

 

    = 531;談未已我長歎,世運= ;於今是極亂。東西夷&#= 22799;潰長防,南北河山ē= 12;糜爛。吾臺已付弱水= 沈,中邦亦共破舟看= 2290;縱覺黃圃終崛興,ߎ= 1;免黑風此吹散。中宵&= #38627;著祖生鞭,空聽雞 = 882;號至旦。酒間慷慨欲= ;悲歌,門外風多更雨&#= 22810;。…眼裏多少舞天ྈ= 4;,流露詩間即楚騷。&= #8230;

 

在神= 州和臺灣兩皆糜爛的= 4773;況之下,縱然期盼ӎ= 0;黃圃終究仍有崛興的&= #26178;日」,可是詩人最 = 066;仍然悲觀地認為「風= ;多雨多、天魔亂舞」&#= 30340;局面下,「華夏黃Þ= 75;」不免盡遭「黑風吹= 散」,所以,絕望的= 6820;生認為自己所作即਷= 9;「楚騷」,無可如何&= #65292;只好如屈原的行吟= 580;畔而已。

 

    洪棄生確是以為= 世所棄的無國無土且= 0854;志不得舒展之遺民೽= 8;居的,而遺民有兩種&= #65292;其一是「中興復振 = 301;型,其一是「自我流= ;放」型;兩者,棄生&#= 30340;心中皆有所期待和ʼn= 43;定。前者,棄生提及= 祖逖、文天祥,可見= 0854;深心期待神州或出ช= 6;傑來臺驅日。[45]對於岳武穆,棄= 生更有詩特加以輓之= 5292;其詩曰:

 

    R= 30;,天下豪傑紛紛起,= 痛哭呼號復國。泥= 9340;蒼黃忽南渡,英雄৑= 4;力中原路。可憐早計&= #22833;偏安,四十縣鐵難%= 956;錯。明朝王氣秦城多= ;,檜樹橫斜無斧柯。&#= 26377;頭壓日無光色,壯ã= 63;朱仙喚奈何。一日金= 牌十二召,父老號號= 1845;難復笑。…三字獄成= ;事已非,五國乘輿不&#= 24489;歸。…人子有顏立ߙ= 4;坤,孤臣長下滿襟淚&= #12290;…[46]

 

顯然= ,棄生藉岳武穆被害= 1490;事而說彼時神州與೿= 4;灣皆無「岳飛」可抗&= #26085;,甚至更因充斥秦= 292;型的奸人,正人君子= ;和英雄豪傑,都排擠&#= 19968;空,臺灣的華夏復ý= 91;,如何可能?棄生面= 對日據臺灣的既倒狂= 8734;卻無可挽之,內心਷= 9;傷痛的。

 

    洪棄生對於當時= 的楚軍,懷抱著抵拒= 6085;人入臺的一絲希望ᦁ= 2;他特別寄厚望於中興&= #28165;朝的楚軍以及中法= 043;役諒山大捷的馮子材= ;, = 296;楚軍行〉一詩曰:

 

    左侯手&= #25569;蛟龍螭,光弼變色= 196;公旗,百隊雄師下浙= ;江,十萬妖氛驅如糜&#= 12290;…憶昔甲甲佛朗西ᦁ= 2;天驕犯順興鯨鯢。富&= #33391;江上紛兵氣,滇山= 925;海生鼓鼙。…雷滿= 地煙滿天,鎮南關前= 5538;山後。粵中大將馮ड= 6;材,矍鑠橫矛軍中來&= #65292;身率二子為死戰,= 460;勁蘇王衝陣開。老臣= ;健將爭奮袂,掃盪佛&#= 36557;如塵埃。…我聞楚็= 7;劇雄絕,馬如游龍刀&= #22914;雪,鞍轡槍柲生光$= 637;,士氣生飲黃血。= ;…[47]

 

楚軍= 的報捷,讓棄生以詩= 7468;頌詠之,但接著詩ߟ= 4;卻說:

 

左侯一死彭侯終,&= #27700;陸軍無大楚風。旌= 050;掃雲全失色,浪淘沙= ;盡大江東。就今區宇&#= 29983;荊杞,欲賦從軍鼓ň= 82;死。傷心無復聞饒歌= ,空聞日蹙國百里。[48]

 

詩人= 終究是絕望了,因為= 4038;侯彭侯皆已長逝,ઉ= 0;軍早已衰弱,全中國&= #24050;無可戰之將矣,何= 841;已經淪入日人之手的= ;臺灣 !

 

洪棄生其實喪失= 了「中興復振」的期= 6395;了,絕望之下,只࠽= 7;下「自我流放」型的&= #36986;民憂憤,噴薄於詩= 991;之中;他常提屈原、= ;萇弘、陶淵明,甚至&#= 12300;南溟之鵬北海鯤,ì= 24;伸變化歸一瞥。…冥&= #24515;思與大化游,蛇困= 714;蛻蟬求脫。造物閉我= ;糠覈中,鼠肝蟲臂徒&#= 29983;活。…」[49]儼然已成為莊周= 之徒逍遙坐忘於六合= 0043;外矣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=             = .2.b. 寄中興之志於下= 一代臺灣人

 

自我流放的洪棄= 生,雖然看起來已經= 6820;儒歸道而不問世事ᦁ= 2;但其實是認為他這一&= #20195;人既然已無國可治= 961;天下可平,惟齊家總= ;可以在己身而行之,&#= 22240;此,他將希望寄託ß= 12;兒子身上; = 296;喜次兒十二歲能詩兼= ;畫〉有曰:「…吾兒= 1177;幼慧,游思造化窟Ӎ= 0;濕墨入鴻濛,佳句出&= #20489;猝。有畫兼有詩,= 991;字亦勃勃。…儒生抱= 膝吟,貴能知治忽。= 230;汝果為通才,須立鄴= ;侯骨。早慧未足奇,&#= 32769;成斯卓越。方今天ß= 20;非,有才良拂鬱。滄= 海橫流時,無才更沈= 7794;。萬卷床前書,供૖= 1;自除祓。汝以藝為游&= #65292;勿以藝為淚。有成= 316;班超,無成作楚屈。= ;」[50]見其Ē= 25;子有詩書之才,故勸= 子需勤學於儒,特別= 6523;處天地為非、滄海ત= 3;流的臺灣,應以萬卷&= #35433;書的才學而立志效= 861;班超,若果不成,則= ;亦需立志學作楚大夫&#= 23624;原。於此,棄生仍ġ= 82;表現了遺民型儒家的= 性格。但已非求己而= 6159;求下一代人有所依િ= 2;了。

 

= 294;是,對於下一代的期= ;望,棄生於遺民典型&#= 20013;,實際依然還是以{= 00;中興復振」型來期盼= 其子,在〈生四庶男= 4535;喜作〉一詩中,洪੺= 0;生說到他自己已年華&= #32769;大,臺灣既已沈淪A= 292;一身瘠骨徘徊於荒野= ;,已覺了無生意。沒&#= 26009;到冬天時再添一幼Ð= 18;,本來想到如今實屬= 亂七八糟的時代,活= 3879;有何益處,卻又說ᦂ= 6;

 

= 294;我重詩書,斯文留一= ;脈。海東雖變遷,由&#= 26481;不移易。區區盼添Ç= 69;,時時望雄特。等是= 漢子孫,而今淪外域= 2290;童子提印戈,渠知ජ= 7;社稷。汝生在今茲,&= #20013;原紛鼎革。俟汝長= 823;時,祖邦或保赤。陶= ;侃本庶支,壯志起宗&#= 31055;。願汝作雄飛,補É= 04;為退鷁。時勢趨夷風= ,願汝守孔澤。[51]

 

在紛亂沈淪的臺= 灣生下的兒子,棄生= 6399;待他能延續發揚儒໳= 2;詩書的一脈斯文,甚&= #33267;更願兒子成長後,!= 021;如陶侃一般,雖為庶= ;出,卻能爭一口志氣&#= 32780;成就保家衛國的中Ō= 88;大事業。

 

    = 946;棄生雖為其四男作此= ;鼓舞詩,此何嘗不是&#= 23565;臺灣甚至整體神州ő= 75;夏年輕一代人的衷心= 盼望,其盼望有二,= 9968;是孔孟儒家常道的ঐ= 9;興;一是中華宗祏的&= #35703;佑和重振。無可奈= 309;生逢臺灣淪亡的遺民= ;型傳統儒者的洪棄生&#= 65292;也只好以這樣的願Ć= 23;來安頓自己悲涼憂憤= 的生命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= 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西醫詩人= 0340;賴和

 

        =         甲、舊學與新知= 0340;日據詩社-櫟社為ࠥ= 6;型

 

    = 085;據之初臺灣多有漢詩= ;社成立,這些詩社,並非= 無聊文人玩風弄月而= 5373;立的,也不必然只ࢲ= 6;守舊學而欠新知。葉&= #27054;鐘指出西元一九一= 968;年梁啟超來臺訪問,= ;對於臺灣菁英和詩人&#= 30340;影響極為廣泛深刻ʍ= 07;臺灣菁英自乙未割臺= 後,受盡日人的欺凌= 2739;迫,盤鬱於胸中的ߌ= 8;股悲憤,因任公的溫&= #23384;慰藉,方獲得宣洩A= 307;在臺北東薈芳酒樓的= ;歡迎宴上,任公感慨&#= 32780;即席賦四首七言律Ţ= 33;,第一首最後兩句「= 萬死一詢諸父老,豈= 2227;漢節始沾衣」,[52]使臺灣父老感動= 萬分,也振興起遺老= 1644;菁英們為保存發展ଝ= 0;文化的決心。葉榮鐘&= #25552;到任公的臺灣雜詩!= 258;註有云:「滄桑後,= ;遺老佗際無所適,相&#= 29575;以詩自誨,所至有Ţ= 33;社,萊園吟社之外,= 瀛社、櫟社、竹社、= 1335;社等其最著也。」೎= 0;作解釋,特別說明遺&= #32769;結詩社「以詩自晦 = 301;,消極方面,藉吟詠= ;唱酬打發佗際無聊的&#= 27506;月,積極方面,卻ą= 59;用古漢詩來保存國學= 與國文,詩人們常提= 7266;「維持斯文於一線ӎ= 1;,這所謂「斯文」就&= #26159;華夏民族意識。葉= 663;復再指明這些詩社中= ;的詩人,除了護衛華&#= 22799;斯文於不絕如縷之ä= 06;,也因為梁任公的衝= 擊,因此也耳目一新= 2320;聽聞了新來的「主ೄ= 1;、思想、目的、計畫&= #12301;,換言之,在他們= 983;命中,一方面素具傳= ;統漢學的素養,此素&#= 39178;以儒家思想為其核õ= 15;;另一方面也吸收了= 現代西學之新知。[53]

 

= 359;社固然含具儒家心懷= ;;與櫟社深含同源關&#= 32879;的「臺灣文化協會{= 01;,亦彰露其儒家的憂= 患意識;〈臺灣文化= 1332;會趣意書〉曰:

 

R= 30;我臺灣位在帝國南端= ,因孤懸海外,常與= 9990;界之進運脫節。…回= ;顧島內,…唯利是爭= 5292;無智蒙昧之細民固ߎ= 1;待論,位居上流者,&= #8230;以博取一身之榮達Ġ= 58;能事,一面青年…薄&= #24535;弱行,更無確乎不= 300;之大志,…既無國士= 之風而有盜賊之行。= 230;…因即糾合同志,組= 織臺灣文化協會,謀= 3274;灣文化之向上。…孔= ;子曰:「德之不修,&#= 23416;之不講,聞義不能ô= 78;,不善不能改」,如= 此乃屬危險而為世道= 0154;心所深憂者,反之ᦁ= 2;講學、修德、聞義能&= #24478;、不善能改,確信= 858;國家社會所不可缺者= ;,…[54]

 

此篇〈趣意書〉= 顯著地表達了臺灣文= 1270;協會基於儒家立場ࡴ= 4;信念,思圖喚醒並提&= #21319;臺灣人的道德意志 = 290;特別以含蓄隱晦的方= ;式,斥責了阿附日帝&#= 30340;「臺灣御用紳士」ʌ= 92;更對於臺灣年輕一代= 人缺乏「大志」而深= 4863;憂心;此「大志」ᦁ= 2;不會是個人私我的「&= #23567;志」,必然是關係= 040;華夏心靈的臺灣人之= ;「祖國之大志」。由&#= 27492;可見,文協固然一Ą= 41;面深受西來思潮的影= 響,而以民族、民權= 0027;義和社會主義為其ດ= 5;要思想之訴求,但核&= #24515;的道德性動力,卻= 961;疑源自於儒家的聞義= ;修德之傳統價值觀。&#= 25563;言之,日據臺灣菁ŏ= 21;是以儒學為德性本源= ,但卻能吸取西學為= 0854;應世之大用。

 

= 359;社和文協的重要人物= ;葉榮鐘,特別表揚了&#= 36084;和創立的「應社」z= 90;葉氏指出應社約於一= 九二八或二九年創建= 6044;彰化;應社詩人不࢏= 6;歡用典,不作擊缽吟&= #65292;也不屑寫應酬詩; = 780;社中君子如賴和、楊= ;笑儂、楊木、陳英芳&#= 31561;人,多屬具備新知Ť= 72;的開業醫生,葉氏說= :「應社諸子,不但= 0491;個都受過高等教育೎= 0;且都是受過五四新文&= #23416;運動的影響。他們= 565;於胡適的文學改革運= ;動深為嚮往。他們不&#= 23633;作無病呻吟,大言ã= 67;語--這是老一輩容= 易犯的過失--作品= 8614;然不多,但是作品ࡴ= 4;生活都有密切關係。&= #12301;[55]依此ʌ= 92;應社實類似另外一個= 櫟社,在同一時代同= 9968;臺灣,有著相同的৞= 5;負。故本文茲以葉氏&= #30340;表彰語而出發,詮%= 323;賴和的古漢詩義蘊。= ;

 

        =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&nb= sp;  乙、賴和詩的人= 6947;關懷

 

$= 084;和(1894-1943)幼年&= #24107;事小逸堂黃倬其先= 983;,國學根柢深厚。西= ;元1909年進= 入總督府醫學校習現= 0195;西醫,在舊漢學的࣌= 2;礎上有了現代的西學&= #32032;養。[56]西元1914年畢業於醫學校= ,16年返= 回家鄉彰化懸壺濟世= 5292;次年前往福建廈門௚= 0;博愛醫院服務,’19年重= 返彰化行醫。[57]在廈門時,賴和= 受到五四運動的衝擊= 5292;深感民族自覺的重ව= 1;性;也受到胡適提倡&= #30333;話文的影響,了解= 991;學並非上層人士的專= ;利品,文學要用來醫&#= 27835;被日帝創傷的臺灣É= 54;之心靈;也是抗議日= 本異族殘暴統治的利= 2120;。[58]王曉波指出賴和= 在廈門時,親臨神州= 5292;實心有懷抱,在詩߯= 6; = 296;歸去來〉中賴和所說「鏡前= 自顧形影慚,出門總= 5258;羞知己」的前二句਷= 9;不滿「市人趨利日奔&= #39347;,故舊成金多得意 = 301;,而後二句則是「飽= ;來抱膝發狂吟,篋底&#= 27544;篇閒自理」;這是ß= 12;廈門思及在臺灣的不= 得意,此種失意乃發= 3258;臺灣人被異族統治௚= 0;苦悶;而其在廈門會&= #24936;嘆「一身淪落」,= 035;是因為「擾擾中原方= ;失鹿,未能一騎共馳&#= 36880;」,也就是親見神ð= 30;的多難紛擾,自己卻= 無由參與大陸志士的= 8761;命,所以「雄心鬱ࡆ= 7;日無聊」;看到祖國&= #30340;苦難和落後,賴和= 171;破了以前的幻想憧憬= ;,因此說「十年願望&#= 19968;朝償,塞翁所得原ƃ= 50;福」,他對神州的衰= 敗和紛擾的狀況是痛= 4515;的,對於自己故鄉೿= 4;灣的情狀,則又是傷&= #25079;的。[59]

 

    賴和一生創作了= 五百多首古漢詩,終= 6523;一襲「漢族遺民」௚= 0;「臺灣衫」(即唐裝&= #65289;,成為他的一生特= 501;。雖因研習西醫,具= ;有外來的社會主義和&#= 27665;族主義思想,但在É= 82;的精神世界中仍然有= 屬於古典中國成份者= 2290;[60]追索賴和的「古= 典中國成份」,應從= 0854;古漢詩的創作入手Ӎ= 0;

 

        =   = .1 詩人尊崇儒家型= 豪傑:鄭延平、劉銘= 0659;、文天祥

 

    身為淪亡異族的= 臺灣人,賴和以鄭延= 4179;為其最高典型,= 312;廈門遊鄭成功練兵駐= ;軍的故壘,有感而賦&#= 12296;鄭成功廢壘用張春Ð= 03;韻〉:「廢壘蕭條感= 亂離,茫茫秋草夕陽= 6178;。成功已往清廷○,= ;今古興亡一例悲。耿&#= 32831;星光隕九天,鄭王ó= 39;劍已無傳。鷺江潮落= 西風裏,獨立斜陽吊= 6132;賢。」[61]此詩ø= 63;喟白雲蒼狗、世事如= 棋,如今成功舊跡早= 5104;廢壘,延平亦騎鯨ࠣ= 7;洋久矣,因此,詩人&= #22823;發悲嘆,雖在廈門= 585;物興悲,其實是感嘆= ;沈淪於日夷的臺灣,&#= 21371;無延平王前去拯生Ĕ= 65;於水火。

 

    = 448;〈石井〉詩,曰:「= ;漫將遺事訪延平,故&#= 32769;酸辛說有明。五馬ĕ= 43;中沙已漲,餘潮猶自= 作軍聲。不信芝龍為= 5946;傑,咸知有子是英༓= 6;。草雞未應真王讖,&= #20463;仰江山落照中。」[62]此詩ý= 51;出鄭氏故鄉石井父老= 多鄙夷南明板蕩之際= 5722;節降清的鄭芝龍,߭= 4;都認為鄭延平雖惜未&= #33021;驅逐滿清復振大明A= 292;但無論如何,卻的然= ;是英雄人物。又另有&#= 35433;〈施琅墓道碑〉論Ö= 67;將施琅,曰:「豐碑= 突兀蘚痕生,三百年= 8291;大物更。靖海功勳ಆ= 6;泡影,世間爭說鄭延&= #24179;。」[63]鄭氏Ö= 67;將施琅助康熙渡海滅= 了明鄭,雖是清朝的= 2823;功臣,被晉封為靖૲= 3;侯,享受了人間極高&= #30340;榮華富貴,可是詩= 154;不客氣地指出施琅墓= ;碑已長滿青苔,久無&#= 25972;修,其塵寰事功,ŀ= 66;歸泡影,後人根本不= 屑提及施氏,根本瞧= 9981;起這種出賣者,但࡙= 1;熱切地懷想著、談論&= #33879;延平王鄭成功的功= 503;。

 

    $= 084;和在廈門如斯的詠延= ;平詩,顯出詩人因生&#= 36898;臺亡,身為「無祖Þ= 83;之人」而十分痛恨出= 賣民族大義之奸臣,= 9988;睹民族英雄悲劇而࣪= 3;發感觸;雖在延平故&= #22303;興發詩情,但真正= 309;繫其千轉萬繞的心思= ;者,卻是詩人的故鄉&#= 33274;灣,因此,崇敬和÷= 64;惜鄭成功的詩心,必= 一線連延到臺南;〈= 1514;五妃〉前半曰:「௙= 4;戰將軍浪擲頭,五妃&= #27529;國自千秋;全軀應= 871;鬚眉輩,化碧難忘父= ;母讎。」[64]賴和ű= 38;府城五妃墓,追念五= 妃之殉國志節,而暗= 5575;臺灣淪亡之際,臺ଽ= 1;的「鬚眉男子」無能&= #20134;無志勇赴國難,實= 033;羞慚無臉面對父母邦= ;國。這樣的心情是悲&#= 24996;且羞愧的,在這個õ= 15;思中,詩人〈弔延平= 郡王〉詩曰:

 

    = 968;掬寒泉冽又清,瓣香= ;垂淚拜延平。穴中螻&#= 34811;無強虜,海上沙蟲İ= 33;義兵。

    = 154;怪施琅猶有後,我憐= ;克塽竟亡兄。汾陽空&#= 36000;中興略,雲暗遙天Ą= 85;不明。

    = 629;世英雄不偶生,老天= ;何意絕朱明。焚衫志&#= 27683;千秋壯,輿櫬羞○ߌ= 8;死輕。

    = 354;負臺澎跨兩島,遑云= ;金廈扼孤城。我來恍&#= 24794;威靈見,頭上摩娑ƌ= 62;幾莖。[65]

 

詩的表層,是賴= 和哭祭延平王,痛責= 8450;奸施琅之不義,再ਪ= 1;克塽弒兄之不仁,並&= #19988;感嘆延平復明大業= 340;斷喪,而為了英雄的= ;悲劇,一灑憂憤傷時&#= 20043;熱淚;詩的深層則ą= 59;詩人藉延平王故史來= 發抒臺灣沈淪於日夷= 0043;不甘的情緒,事實ߍ= 8;,臺灣既有強寇日軍&= #30340;入據,亦有不仁不 = 681;的「施琅和克塽」,= ;然而卻哀哀乎沒有再&#= 29983;的鄭延平,因此,Ţ= 33;人不禁認為這是老天= 爺對待臺灣的殘忍。

 

    = 312;這樣的悲涼和憂憤之= ;情中,詩人很自然懷&#= 24605;起抵禦法軍攻臺以Ö= 50;帶動臺灣現代化建設= ,著有功勳的劉銘傳= 5307;賴和有詩贊銘傳:ӎ= 0;坐鎮東南意氣雄,策&= #23433;不計眼前功。規模= 050;見行身後,姓氏猶傳= ;入讖中。渡海星馳天&#= 20351;節,名山詩繼古人Ɔ= 80;。永春坡上消閒地,= 依舊松枝掛日紅。」= 1448;,「吳下何人識阿ൂ= 5;,治臺誰諒此心衷。&= #21319;科未盡安邊策,清%= 326;能成禦寇功。化外番= ;夷皆赤子,時來草澤&#= 36215;英雄。山河換後規ď= 69;在,霸氣依然溢海東= 。」[66]劉銘Î= 59;在臺灣的文治武功,= 是全中國進入現代國= 3478;與社會的初啼之聲ᦁ= 2;是受過現代西潮影響&= #30340;賴和所欣賞的,劉%= 528;傳可以被看待成具有= ;創造轉化之內涵的中&#= 33288;儒臣,然而,遽爾Ó= 06;臺,劉氏在臺所有積= 極性建設和意義,被= 7243;遭截斷而為日人接ਟ= 0;,因無華夏政權的連&= #32080;,故而,詩人萬分= 833;望,只有轉而追思英= ;烈型的盡忠守節之儒&#= 33251;典範了,其標竿是ă= 91;天祥,賴和在寫完〈= 劉銘傳〉詩之次年,= 6070;詩贊頌宋忠臣文天ణ= 7;,其詩曰:

 

    = 743;山半壁眼中亡,胡馬= ;南來勢莫當。不忍衣&#= 20896;淪異族,散將聲妓É= 07;勤王。

    = 354;坑軍敗心逾奮,柴市= ;人來血尚香。天地祇&#= 20170;留正氣,浩然千古Š= 11;文章。[67]

 

詩人推尊文天祥= ,主要在於文天祥為= 3775;夏存留了一脈正氣ᦁ= 2;其深層實則是為了沈&= #28138;的臺灣而呼喚「不= 525;衣冠淪異族」的勤王= ;豪傑為臺灣而留存正&#= 27683;。當然,詩人也知ű= 47;在彼時的臺灣,這點= 期盼只是一種奢求而= 4050;。他也曾想像著臺ଽ= 1;民主國的獨立,或可&= #25269;拒異族日帝的據臺A= 292;惟國際政治的現實= 勢力 = 066;使賴和夢碎,其有詩曰:<= /p>

 

(= 643;虎旗,此何時。

&= 290;掛壁上網蛛絲,彈痕= ;戰血空陸離。不是盛&#= 21517;後難繼,子孫蟄伏ō= 91;堪悲。

= 977;十年間噤不語,忘有= ;共和獨立時。先民走&#= 38570;空流血,後人吊古ô= 66;有詩。

(= 643;龍破碎亦已久,風雲= ;變幻那得知。仰首向&#= 22825;發長嘆,堂堂日沒ş= 99;山陲。[68]

 

由詩可知賴和所= 處時代離臺灣民主國= 5239;日之際,匆匆已經ߍ= 7;十春秋,激情壯烈抵&= #25239;日夷的流血革命手= 573;,久已被塵封遺忘。= ;往烈先賢的碧血恐已&#= 30333;流,詩人感懷傷情ʌ= 92;但也徒然只能仰天長= 嘆「黃龍破碎」而俯= 9318;獨吟憂亡之詩以資া= 4;藉而已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=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.2 #= 433;人對臺民死難的傷懷= ;

 

= 312;這樣的徒呼負負而無= ;限蒼的背景之下,&#= 35433;人臨河觀覽濁水溪ʌ= 92;賦詩曰:「滔滔濁浪= 挾雷鳴,閱世興亡帶= 4680;聲。今聖未生前聖િ= 5;,何時徹底見澄清?&= #12301;[69]過去į= 40;聖賢已永逝,而現今= 卻又無聖賢;「前不= 5211;古人,後不見來者ӎ= 1;的悠悠昏濁之世,其&= #23526;是蒙塵忍辱的臺灣A= 292;詩人感觸綿長而「獨= ;愴然而淚下」了 ! [70]

 

    = 492;心境發而為傷懷臺灣= ;之詩情,茲以〈臺南&#= 38620;感〉為例:

 

    &= 283;臺首作帝王畿,萬戶= ;人已式微。鄭氏營&#= 28858;新聖廟,朱家宮是Ō= 90;天妃。

    = 861;華芳草迷蝴蝶,赤崁= ;樓欄掛夕暉。潮滿運&#= 27827;初上月,漁歌聲裏ă= 76;帆歸。

    = 066;區新改舊城荒,異代= ;繁華夢一場。北郭名&#= 22290;春草沒,開元寶剎Ň= 69;梅香。

    = 154;悲克塽心先死,我惜= ;鄭經命不長。西望七&#= 39908;漁火冷,潮聲猶似š= 80;興亡。

    R= 30;……

    != 609;雞偏不延明祀,幹蠱= ;猶能說鄭經。間指大&#= 21335;門外路,五妃葬處Ć= 86;生。

    = 526;生鹿耳夜鳴鼇,大將= ;何人擁節旄。夢蝶魂&#= 27512;花蕊謝,騎鯨人遠Ę= 10;頭高。

    '= 080;流到處誇萱草,月旦= ;驚時艷鐵濤。獨有西&#= 20358;庵外路,苔深路冷Ŝ= 80;腥臊。[71]

 

此詩以明鄭在臺= 灣的興亡對照了日據= 3274;灣被日人統治的無ࡤ= 7;如何;原本是帝王之&= #30079;的東寧首府,曾幾= 309;時已經隕落消散,就= ;華夏意象而言,延平&#= 26089;已騎鯨遠逝;日據Ō= 74;灣的古都臺南,處處= 是障路暮與沒膝春= 3609;,華夏意義的臺灣॥= 0;淪亡矣,而在詩結尾&= #34389;驚心動魄地點出「= 544;有西來庵外路,苔深= ;路冷血腥臊」的屠戮&#= 24920;劇。

 

    = 310;平之遠逝、豪傑之難= ;生,使臺灣長在日夷&#= 30340;壓迫殘害下,賴和Ţ= 33;指出臺民被戮的淒慘= ;〈北埔〉一詩曰:= 2300;遠遠人家入眼中,ऩ= 8;程已在北埔東。夕陽&= #36820;照紅塗崁,猶是當= 180;血濺紅。錯落人幾= ;百家,當年聽說尚繁&#= 33775;。而今廢井殘墻外ʌ= 92;只有寒蘆猶著花。警= 署前庭兀兀碑,居民= 5211;慣似忘悲。我來捫௾= 7;讀題字,不敢哀號只&= #22402;淚 ! …」[72]<= /a> 〈北埔詩〉所ූ= 4;,是對「北埔事件」&= #20043;懷思。北埔即新竹= 271;埔,乃道光年大墾戶= ;姜秀鑾置金廣福大隘&#= 30340;所在,乙未年,姜ŀ= 57;祖由此起而抗日,是= 以北埔向來有抗日的= 0659;統。連雅堂《臺灣๩= 0;史》有姜紹祖列傳,&= #20854;中有曰:「粵人之= 621;臺者,多讀書力田,= ;負堅毅之氣,冒危難&#= 65292;不稍顧。…乙未之ঌ= 1;,臺灣自主,各鄉皆&= #36215;兵自衛。…紹祖世ì= 21;北埔,家巨富,為一= 方豪,年方二十,散= 3478;財募軍,得健兒五௙= 4;,率以赴戰。夏五月&= #20108;十日,日軍略新竹A= 307;…棟軍統領林朝棟援= 臺北,次新竹,知縣= 9579;國瑞請以前隊衛城ᦁ= 2;而湯興亦集提督首茂&= #26519;、總兵吳光亮棟軍= 613;德陞謝天德所部,各= ;調五百,與紹祖北進&#= 12290;二十有三日,次楊ċ= 57;壢,途遇日軍。併力= 攻之,日軍稍卻。二= 1313;有五日,邱國霖以ߍ= 1;百人戰於大湖口,無&= #25588;而歸。日軍追之,$= 843;新竹。王國瑞逃,紹= ;祖力戰不屈,所部多&#= 27515;傷,被俘。日軍囚ţ= 76;庭,問『誰姜紹祖?= 』其家人猝應曰:『= 0313;』。推而斬之,故ಅ= 7;祖得生。驟歸北埔,&= #20877;集佃兵,又赴戰,$= 930;死。」[73]

 

= 004;紹祖乃北埔大墾戶姜= ;秀鑾之後,洪棄生說&#= 32057;祖其時身份是庠生ʌ= 92;換言之,亦是臺灣的= 傳統儒士,當異族來= 9359;,儒士效鄭延平焚ࠛ= 4;服而戎衣請纓,[74]轉而Ġ= 58;少年英雄,赴國家鄉= 土之難而死,為北埔= 7193;立了楷模典型,[75]北埔ű= 30;成為富有儒生抗拒異= 族壓迫之精神之地。

 

    = 312;這樣的文化氛圍中,= ;北埔青年蔡清琳暗中&#= 32068;織「臺灣光復中興ć= 71;」,密謀武裝抗日行= 動。一九0七年十一月十ࢯ= 5;日夜,蔡氏率領會眾&= #12289;隘勇及原住民,武#= 037;攻擊大坪日警,十五= ;日晨包圍日警北埔支&#= 24307;,殺日警四十多名ʌ= 92;同時,大湖、中壢、= 大溪、竹東等地會眾= 0134;響應而舉事,日警ඪ= 7;殺不少。但終因弱不&= #25973;強,蔡氏等人被捕A= 292;於十二月十四日遭日= ;人處死,此次臺人反&#= 26085;案稱為「北埔事件{= 01;,被害之臺人達二千= 人之多;處徒刑者八= 0334;餘名。[76]

 

    = 296;北埔〉是賴和向從姜= ;紹祖到蔡清琳一脈相&#= 20659;的北埔漢魂致敬之ú= 79;念詩;也是對遭日夷= 屠戮的無數冤魂的慰= 3433;。賴和在此詩中展༞= 6;了詩人醫生的仁心悲&= #25079;。

 

= 877;者,因讀臺灣史,詩= ;人亦因臺民抗日犧牲&#= 24920;烈之狀而起哀傷;å= 14;在〈讀臺灣通史十首= 〉詩中曰:「…。小= 376;何知更活埋,故應天= ;怒起風雷。世間更有&#= 20663;心事,十里殷紅祇Ō= 58;哀。…」[77]在此Ţ= 33;句下,賴和自註有云= :「林和尚之被害也= 5292;留一兒六、七歲,ਥ= 3;以斬草除根之想,命&= #27963;埋之。坑已掘矣, = 780;兒不欲倒臥其中,葬= ;者蹴殺之,舉鋤欲掩&#= 20197;土,風雷劇發,葬Ň= 73;亦被震死。近年哆吧= 哖之慘更甚百倍,發= 9983;地十里四方之知識༎= 2;無論矣,婦孺亦不能&= #20813;死者幾十萬人,乃= 893;民政策以刀戮法施行= ;者。」[78]詩人û= 52;註「哆吧哖之慘」就= 是上引〈臺南雜感〉= 5433;中他所浩嘆的「苔૾= 5;路冷血腥臊」的「西&= #20358;庵外」發生的大屠= 578;慘變。

 

    = 702;吧哖(吧哖)大屠= ;殺,賴和詩中特別指&#= 20986;當地知識菁英和婦ê= 18;罹難「幾十萬人」;= 關於「哆吧哖慘案」= 5292;臺灣史家多有記載ᦁ= 2;此慘事又稱「西來庵&= #20107;件」、「余清芳事= 214;」。一九一五年,日= ;本向中國袁世凱政府&#= 25552;出「二十一條要求{= 01;;中國的屈辱,激起= 臺灣鸞教、齋教信徒= 0340;余清芳及羅俊、江ऩ= 0;等人的憤懣,同年,&= #20313;氏等人借臺南西來= 245;佛堂組織抗日群眾,= ;建立「大明慈悲國」&#= 65292;並推舉余氏為「本Ō= 74;征伐大元帥」,以扶= 鸞的宗教形式,武裝= 5186;擊在臺日本機構和็= 7;警,該年七月九日首&= #25915;甲仙埔日警支廳,= 197;後陸續在臺南一帶攻= ;擊日警派出所,初期&#= 30340;襲擊行動頗有斬獲ʌ= 92;日本總督府為之震驚= ,乃以重兵對付,余= 0526;攻勢受阻,八月,߯= 3;清芳眾在吧哖(臺&= #21335;玉井)的虎頭山盤$= 382;準備長久對峙。大批= ;日軍終以優勢武力擊&#= 28528;余眾,余清芳等人ŝ= 87;俘,戰事結束。[79]

 

    9= 629;吧哖慘變,依《臺灣= ;年鑑》,日軍「囚集&#= 27665;眾三千二百餘人於Ç= 68;山坡,另擇一大平地= 為刑場,以一百人為= 7425;,依次屠殺,除婦ࣱ= 9;外,不分老幼,皆就&= #32283;俯臥,老者龍鍾佝= 674;,幼者就乳襁褓,無= ;一倖免。…殺屍盈野= 5292;血流成河,且任其ਰ= 5;晒雨淋,臭氣薰天,&= #24765;慘極矣 ! [80]<= /a>王曉波引王國璠《臺= 灣搜奇錄》所載:「= 0116;月三日,日軍五百ཏ= 2;,自臺南出,沿竹圍&= #12289;番仔厝、新化、內= 196;、左鎮、榮寮等百餘= ;庄,捕居民三千餘,&#= 22234;於吧哖山谷中。É= 16;日晨,日軍官佐多人= ,設臨時法庭訊問,= 3142;女而外,男子無論ೌ= 9;幼,悉處死刑。日酋&= #35219;糖廠前曠場的刑場A= 292;每百人為一組,精選= ;悍卒三十人為劊子手&#= 65292;各持長刀,肆意屠ē= 78;,越二日始盡,拾其= 首級,盛以牛車十七= 6635;,運往臺南,沿途ਣ= 5;失,比比皆是,見者&= #24920;目,所遺屍身,則= 090;聚一隅,灌煤油焚之= ;,惡臭溢於數十里外&#= 12290;」[81]

 

    = 961;論臺人死者是幾近十= ;萬或數千,實屬慘絕&#= 20154;寰的悲劇,印證日É= 54;為刀俎而臺人為魚肉= 的不平等,以詩人的= 6178;代,他可說是及身ෆ= 4;察或聽聞了這樣的大&= #24920;案,在其讀史詩中"= 920;現了人道主義和民族= ;主義的關懷與抗議,&#= 20182;在另一首詩中云:{= 00;絞臺血濺未嘗乾,有= 人學甲復揭竿。可憐= 4858;昧不知死,乃把肌ཷ= 2;試鐵彈。皇軍到處紛&= #36208;死,屍填澗谷野朱= 575;。婦人縊於樹,背上= ;猶繃子。死者伏其辜&#= 65292;存者難彼恕。…」ᦁ= 2;[82]日軍Ñ= 92;鋒屠戳所至,必如詩= 人所說的屍身填滿了= 3665;谷溝壑,腥血流佈ࢷ= 2;荒野大地之上 ! 日夷屠殺臺民= 914;同椎牛宰狗,賴和內= ;心是悲憤的,但卻無&#= 21487;奈何,只有在詩作È= 13;發洩他的怨恨,這也= 是傳統儒家關懷民命= 0197;及春秋大義的兩重ೄ= 1;理的顯現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=            .3 #= 433;人的農村關懷:以臺= ;灣農事詩為例

 

    $= 861;思抗日先民的憂憤詩= ;已顯現了賴和的儒者&#= 20161;心了,同時,由於Ũ= 84;和出身於一般平民之= 家,且接受了現代化= 0340;西醫教育,所以,ࠥ= 4;詩多有農村苦難的申&= #35380;。這樣的社會關懷#= 433;,在賴和詩集中是一= ;重點,一方面呈現儒&#= 22763;的良知;一方面則ŝ= 20;現了詩人的現代社會= 學思想之涵養。茲舉= 2296;我心惻〉詩為例;ઽ= 2;詩先提及由於天旱無&= #38632;,致使稻米無穫,= 312;這樣的天災苦難中,= ;原應獲得政府拯濟才&#= 26159;,然而實情不然,Ţ= 33;人說:

 

    = 199;稅不容緩,業主尤逼= ;迫。農會肥料金,期&#= 21040;萬難易。

    = 772;家安足償,乞貸那可= ;得。來季日尚遙,蒼&#= 22825;胡此劇。[83]

 

大安溪以南的臺= 灣,冬季屬乾季,夏= 3395;屬雨季;農耕之水ᦁ= 2;全賴夏雨,若逢雨水&= #19981;來,再加上缺乏水= 033;設施,則禾苗將枯槁= ;而無收成。但更可畏&#= 30340;卻是人為的壓榨,Ç= 68;方面業主的收租、一= 方面農會的肥料錢,= 2312;在都逼迫臺灣佃農੍= 7;破家之危。這樣的悲&= #21127;,詩人指出並沒有= 240;為改成日本統治而有= ;改善。

 

    $= 084;和,作為一位同情平= ;民的人道主義者,雖&#= 33021;行醫治病,卻不是ă= 19;治家、經濟家,而且= 在日本統治下,根本= 8961;法在實務上改善臺ଽ= 1;佃農的生活,所以才&= #26371;在詩中嘆氣說「我 = 862;最傷悲,心欲替籌劃= ;。左右皆谿谷,束手&#= 21983;無策」。[84]然而ʌ= 92;事實上,賴和是不必= 過於自責的,因為日= 5818;臺灣,任何有良心੍= 7;眼光的臺灣菁英,都&= #32085;不可能以實際的政 = 147;籌劃來為臺民謀福的= ;,因為國家機器掌控&#= 22312;日帝剝削壓榨的巨û= 63;,臺人有何能耐呢? 再有詩〈三塊厝道中= 2297;曰:

 

    凍雲如&= #24149;罩寒空,車疾難禁= 565;面風。擁住毛裘猶戰= ;慄,插秧人況在泥中&#= 12290;

    = 235;野初晴水溢陂,滿田= ;甘蔗亂斜欹。粟價正&#= 39640;糖價落,一冬只合ŏ= 10;長飢。

    = 032;苗葉野沒人栽,田老= ;扶犁塊不開。知是壯&#= 19969;操演日,遠聞號令Ū= 64;風來。

    R= 30;…。[85]

 

    = 690;內原忠雄早已指出日= ;本在臺灣的殖民帝國&#= 32113;治,是以殖民資本į= 40;壟斷和剝削而將臺灣= 定位為大日本帝國的= 1335;進基地,無論是政૟= 5;、經濟和教育等政策&= #65292;日本總督府十足表= 694;了日本人統治者高壓= ;統治臺灣人被統治者&#= 30340;特色;[86]涂照ô= 21;也闡明了日本殖民帝= 國主義在臺灣的性質= 5292;他指出日本總督府ߣ= 7;強大的國家權力在臺&= #28771;高壓推進中央集權= 335;的殖民地統制經濟,= ;再加上保甲制度和警&#= 23519;統治制度的雙重性ÿ= 11;制來加以鞏固,所以= ,日本殖民帝國對臺= 8771;人的壓榨和迫害,༣= 0;常嚴厲。到了戰爭末&= #26399;,更再要求臺灣人= 552;供日軍之戰爭之需,= ;臺灣社會更形扭曲、&#= 23849;潰。[87]詩人Ű= 61;問何以「新苗葉野沒= 人栽,田老扶犁塊不= 8283;」?探詢之,遂「௽= 3;是壯丁操演日,遠聞&= #34399;令趨風來」;在這#= 023;,賴和控訴日本總督= ;府在戰爭時期對臺灣&#= 36786;村壯丁的強迫徵召Ø= 44;集訓的暴政。林繼文= 的研究指出特別在二= 7425;大戰末期,臺灣農੔= 9;勞力被以形形色色理&= #30001;徵用,連總督府自= 049;都承認因為過度動員= ;,農村青壯生產力為&#= 20043;一空,造成了「農Ĕ= 65;離散、農地潰廢」的= 慘況;[88]賴和į= 40;農村關懷詩,揭發了= 臺灣農民的痛楚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=         .4 #= 433;人的社會關懷:以阿= ;芙蓉之毒害為例

 

    $= 084;和是具有社會意識的= ;西醫,他能敏銳地感&#= 35258;到日據臺灣社會中į= 40;幽暗,所以,社會關= 懷的詩,是賴和詩中= 0340;人道思想,再者,ஸ= 1;於日據臺灣的社會幽&= #26263;,實際上是源自日= 093;的壓榨式統治,因此= ;,在他的社會人道關&#= 25079;詩中,同時蘊含著Ĕ= 65;族主義的文化意識,= 換言之,社會主義和= 7665;族主義的精神,在ธ= 4;和詩中是合而為一的&= #20027;張。其〈阿芙蓉〉= 971;古詩,一面控訴英夷= ;大量貿易鴉片給中國&#= 20154;吸食,

也慨嘆中國人舉= 國上下嗜食鴉片,竟= 3267;無一兵可抵禦外侮ᦁ= 2;因而「迷濛毒霧鎖神&= #24030;」。但是,賴和此#= 433;的重心卻是哀嘆臺灣= ;人鴉片之毒害,實不&#= 27604;大陸輕,也嚴厲控š= 80;了日本殖民政府的鴉= 片政策。其詩曰:「= 230;。從此輸來更自由,= ;芙蓉城主百無憂。惡&#= 32722;難除偏易播,迷濛Ĕ= 02;霧鎖神州。神州之廣= 猶不足,臺灣沾染更= 5104;俗。卻憶前年割讓ਹ= 8;,曾將處置苦當局。&= #30087;司民政曰後藤,創= 104;良策世稱能。非止漸= ;禁民忘苦,政府財源&#= 20134;倍增。餘毒沈淪多Ɩ= 57;籍,愚民密吸翻成癖= 。或遇偵查破案時,= 9740;薪株送累千百。」[89]

 

    &= 364;於臺人吸食鴉片之惡= ;習,日人知之甚悉,&#= 20117;出季和太所編纂的z= 98;臺灣治績志》指明早= 於十七世紀初葉荷蘭= 5818;臺時,就已從爪哇ࠑ= 9;來鴉片,從那時起,&= #33274;人就開始吸食,遠$= 611;毒傳播大陸的發達= ;時間,即康熙年代為&#= 26089;。之後,臺人逐年â= 86;加吸食鴉片量,雖然= 清朝治臺官員歷來嚴= 1105;臺民吸食鴉片,但ਟ= 0;效甚微,至一八八一&= #24180;時,據統計,臺灣$= 914;口的鴉片量,該年就= ;高達五十八萬八千斤&#= 12290;[90]可是ʌ= 92;日本據臺,殖民者固= 然明知鴉片毒害臺灣= 4050;年深日久,卻不禁ઽ= 0;臺灣人吸食,當時的&= #32317;督府衛生局長後藤= 032;平美其名曰「漸禁政= ;策」,於一八九六年&#= 20108;月發出諭告,禁止Ą= 85;本當局以外的任何民= 間私人採購鴉片,同= 6178;允許臺民已嗜吸鴉୭= 5;成癮者於取得吸牌&= #29031;後繼續吸食,但只= 934;購買日本官方所製鴉= ;片膏。再者,所有鴉&#= 29255;販賣店、館、Ð= 55;之製造出售等等,統= 由日本官方管制。復= 7425;,對於私售、私吸ྴ= 1;片者,則嚴厲懲處。[91]

 

    = 085;本統治者的居心是惡= ;毒的,一方面以壟斷&#= 36009;售鴉片膏的天價Ň= 80;獲取暴利,一方面則= 仍然坐令臺灣人被鴉= 9255;毒品深深毒害而無ࡤ= 7;自拔,同時,又有許&= #22810;臺人無法購買官方(= 201;片,遂發展出走私、= ;私吸鴉片,因而觸犯&#= 20102;日本法令,使許多Ō= 74;人身陷囹圄,甚至搞= 得家破身亡。這種多= 7325;的歹毒惡政,正是ไ= 3;為醫生的賴和所深為&= #24996;怨之因由,而這也= 159;〈阿芙蓉〉一詩表達= ;出來的深層之人道主&#= 32681;和民族情操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=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&nb= sp;       三、結論

 

    = 555;濁流自己的成長和創= ;作的小說,都證成了&#= 33274;灣鄉土的儒家型文Ô= 70;性質。其小說人物:= 胡家老人和胡太明,= 0195;表的是一般臺灣庶૎= 5;百姓的儒家常道的代&= #20195;相傳;彭秀才則象= 501;數百年來在臺灣忠實= ;傳播延續傳統儒學儒&#= 25945;的地方性菁英。儒ê= 78;形態的耆老、教師以= 及少年,構成了傳統= 3274;灣一脈傳承而不絕௚= 0;儒家鄉土,臺灣淪亡&= #24460;,雖在日人殖民統= 835;下,臺灣人始終不忘= ;自己的華夏血脈,實&#= 25033;歸功於臺灣民間鄉ß= 03;中的深厚儒家文化土= 壤。

 

    = 555;濁流小說中的「雲梯= ;書院」特富強烈的文&#= 21270;象徵;原本在太明į= 40;新竹家鄉,後來卻遷= 移至邊地山陬的出礦= 2353;,漢學書院的隨秀৔= 5;之遷移而遷移,是象&= #24501;譬喻地指出日據臺= 771;的漢文化傳播之據點= ;,靈活地存在於臺灣&#= 22823;地,都等同於「雲ċ= 99;書院」,此書院的精= 神正是小說所大書的= 8272;聯:「大樹不沾新༗= 2;露,雲梯仍守舊家風&= #12301;;換言之,吳氏肯= 450;了日據臺灣的民間鄉= ;土,依然堅持著華夏&#= 23380;孟之道的儒風。

 

    = 412;文特別指出「雲梯書= ;院」是真正存在於臺&#= 28771;苗栗西湖鄉的,它ą= 59;家族耕讀傳家的模範= ,具有悠久文化道統= 0340;精神,日據後,轉ࣁ= 1;為鸞堂,以武聖崇拜&= #30340;形式,加強了儒家= 196;華夷之辨的教化於臺= ;灣鄉土教育之中。本&#= 25991;也再指出同樣的鸞á= 30;,於日據臺灣的村莊= 中,透過神道設教的= 6041;式,隱藏潛沈地發ऻ= 7;著異族統治下的臺灣&= #21407;本的儒教,而其內= 481;通過關帝之尊崇,是= ;特別突顯春秋大節之&#= 28145;義的。

 

    = 312;如此的民間儒學為土= ;壤的臺灣鄉土中,日&#= 25818;臺灣菁英;一者屬Ą= 44;傳統儒士型,一者則= 在儒家心靈為核心的= 4418;式中吸取了外來的඿= 9;學。前者本文茲以以&= #36986;民自守的洪棄生為= 027;;後者則以懷抱西學= ;的仁醫賴和為主,就&#= 20841;位先賢的古漢詩為ă= 91;本而加以詮釋。

 

= 820;生出身鹿港宿儒,舊= ;學深厚,對於從西方&#= 20659;來的新文化則全盤ü= 98;斥,堅決反對現代化= ;因遭割臺之痛,終= 6523;不服西服、不剪髮ӌ= 9;不令子女習歐西語文&= #65307;其改名「棄生」,= 035;是藉以寄託華夏臺灣= ;之亡的哀傷和抗議。[92]身為Ą= 85;據臺灣的知識菁英的= 洪棄生,雖然生存在= 1021;入現代化的臺灣,࡙= 1;以發抒悲情以及寄託&= #26041;寸為主,在他身上$= 611;少現代的外來思想和= ;學術,因而在其詩中&#= 36611;缺乏實證性質的當É= 95;政治、社會、經濟以= 及文化議題之詩文內= 8085;,而較多心靈性情௚= 0;發洩與哀吟,故基本&= #19978;,他的性格可歸屬= 044;明清形態的傳統儒家= ;;南明抗拒型儒士風&#= 26684;特別強烈。

 

$= 084;和少年研習了傳統漢= ;學,特具儒家教養,&#= 19988;於青年時期透過醫ê= 16;校的現代教育,因此= 擁有了當時的西方式= 0154;文學術之涵養。賴ࡴ= 4;的古漢詩不僅僅只是&= #33274;灣菁英面對異族統= 835;而無可奈何的牢騷憂= ;情而已,其詩文表現&#= 20102;對農村和農民的高ò= 30;關懷,是因為詩人具= 有當時臺灣農業問題= 0340;知識,從現代的農੔= 9;農業社會學的角度而&= #30332;抒為關懷臺灣農村= 644;農民的人道詩;詩人= ;也表現了對於臺灣社&#= 26371;嚴重吸毒的關懷,É= 34;是因為詩人受過西醫= 的科學訓練,因而對= 6044;阿芙蓉鴉片膏的劇ૈ= 2;,深切明瞭,才會警&= #25084;同胞的沈淪以及日= 412;總督府行事居心之殆= ;毒。讀賴和古漢詩,&#= 21487;以肯定賴和在其古Ĝ= 50;詩中結合了傳統儒家= 和外來的社會主義、= 7665;族主義的崇高之人๮= 7;精神;傳統與外來人&= #36947;思想的結合,是日= 818;臺灣菁英的思想境界= ;的創造轉化,此典範&#= 30340;和諧性,則是同一ą= 78;代一昧反文化傳統而= 主張全盤西化的大陸= 0693;識菁英,無法企及ࡴ= 4;想像的;賴和實屬此&= #33274;灣典範之佳證,日= 818;臺灣這樣的菁英範型= ;實甚多也,本文謹先&#= 20197;賴和為本而析論之ʌ= 92;至於進一步的詮釋,= 則請俟將來。



[1] 黃俊= 傑指出存在四個階段= 0340;臺灣意識,前兩階ૅ= 3;,如本文所述,而後&= #38754;兩階段,一是臺灣= 809;復至解嚴前的省籍性= ;的臺灣意識;一是解&#= 22196;之後反對中共甚而Ö= 53;對中國的臺灣意識。= 見黃俊傑, = 296;論臺灣意識的發展及= ;其特質〉,收於毛鑄&#= 20523;主編,《中國意識Ō= 87;臺灣意識》(臺北:= 海峽學術出版社,1999年),頁= 1-32

[2] 黃俊= 傑,同前引文,頁9-10<= /p>

[3] 黃俊= 傑,同前引文,頁14-15<= /p>

[4] 陳昭= 瑛, = 296;吳濁流《亞細亞的孤= ;兒》中的儒學思想〉&#= 65292;收於氏著《臺灣儒ê= 16;:起源、發展與轉化= 》(臺北:正中書局= 5292;2000年),頁= 291-296

[5] 吳濁= 流, = 298;臺灣連翹》(臺北:= ;前衛出版社,1988年),頁= 25

[6] 明鄭= 諮議參軍漳浦儒士陳= 7704;華建言世子鄭經於೿= 4;南立聖廟、設學校,&= #26044;永曆二十年(1666)正= 月,正式設立,此為= 2312;臺灣的國家層級的ࠛ= 4;學和儒教的初聲。自&= #27492;之後,臺灣儒學不 = 085;,終成儒教的土地。= ;關於明鄭的文廟、太&#= 23416;之成立,見: = 308;清〕江日昇,《臺灣= ;外記》(臺灣文獻史&#= 26009;叢刊,臺北:大通ć= 60;局,未刊年份),頁= 39

[7] 吳濁= 流, = 298;亞細亞的孤兒》(臺= ;北:草根出版公司,2000年),頁= 22

[8] 孔子= 曰:「君子有三畏,= 0031;天命、畏大人、畏ೕ= 4;人之言。」見: = 298;論語˙季氏第八》。&= #25353;孔子所言三畏,是= 351;儒門君子的心性修養= ;和實踐之標準和入路&#= 65292;但一旦儒家民間化Ň= 80;成為庶民百姓的人文= 素養和生活教化時,= 0854;敬畏天地神鬼以及੍= 7;德人格化的神明,實&= #21063;乃是此「君子三畏 = 301;的民間化的轉移,骨= ;子裏,是儒家的。唐&#= 21531;毅先生在其《中國ă= 91;化的基本精神》(臺= 北:正中書局,1956年)一書中對= 7492;有深厚的詮釋,可ࡠ= 3;看。

[9] 吳濁= 流, = 298;亞細亞的孤兒》,頁= ;23

[10] 吳濁= 流,= 516;前引書,頁25

[11] 黃鼎= 松, = 296;西湖彭城堂宗祠〉,= ;《苗栗史蹟巡禮》(&#= 33495;栗:苗栗縣立文化È= 13;心,1990年),頁= 114-115

[12] <= span style=3D'font-family:PMingLiU;mso-hansi-font-family:"Times New Roman"'> = 308;清〕沈茂蔭所修《苗= ;栗縣志》(臺灣文獻&#= 21490;料叢刊,臺北:大Ű= 90;書局,未刊年份)所= 載,苗栗縣的書院「= 3521;才書院」是在光緒ࡓ= 3;六年(1890)才成立於縣= 7835;的貓裏街上,遠比ࡀ= 9;家私人的雲梯書院晚&= #12290;

[13] <= span style=3D'font-family:PMingLiU;mso-hansi-font-family:"Times New Roman"'> = 296;雲梯書院(宣王宮)= ;沿革〉,此沿革在西&#= 28246;鄉四湖村宣王宮壁Ç= 78;。

[14] 黃鼎= 松,= 516;註11

[15] 「鸞= 堂」以崇祀關聖帝君= 8858;其主要特色,其來೿= 4;灣發展之相關研究,&= #36611;早文獻可見:王世= 950;, = 296;日據初期臺灣之降筆= ;會與戒煙運動〉,收&#= 26044;氏著《清代臺灣社ć= 71;經濟》(臺北:聯經= 出版事業公司,1994年),頁= 415-474

[16] 吳濁= 流, = 298;亞細亞的孤兒》,頁= ;27-28

[17] 吳濁= 流,同前引書,頁70-71<= /p>

[18] 從今= 天的苗栗縣公館鄉福= 2522;村開始,正式從後࿴= 5;溪中游沖積的苗栗盆&= #22320;進入中央山地區,= 305;別在牛鬥口一帶開始= ;深入,就已是吳濁流&#= 23567;說中所描寫的地形ĥ= 76;況,在日據時代,沿= 溪谷是有板車軌道之= 3302;設的。牛鬥口附近੍= 7;臺灣第一早開鑿的石&= #27833;井,其初當地人以= 858;是硫磺,因而訛稱此= ;礦場為「出磺坑」,&#= 24460;來正名為「出礦坑{= 01;,但是一般人仍舊以= 舊地名稱呼之。吳氏= 2312;小說中寫板車「快࠸= 0;煤坑」云,此實則是&= #20182;將兩地綜合而言,= 986;煤之地是今苗栗縣南= ;莊鄉,在中港溪上游&#= 65292;並無吳氏所描寫的Ű= 89;種河谷地形,且南莊= 一帶屬於賽夏族和客= 3478;人融洽相處之區,ߐ= 6;無所謂「番害」。

[19] 吳濁= 流, = 298;亞細亞的孤兒》,頁= ;71-72

[20] 吳濁= 流, = 298;臺灣連翹》,頁59

[21] 〔清〕沈茂蔭,= 《苗栗縣志》曰:「= 2825;后宮一在三湖,距ࣇ= 8;十二里。光緒五年,&= #36002;生黎彬南、貢生張(= 300;漢等倡捐建造。」(= ;臺北:臺灣文獻史料&#= 21474;刊,臺灣大通書局ʌ= 92;未刊年份),頁160

[22] 〔明〕顧炎武,= 《日知錄》(臺北:= 6126;倫出版社,1970年),頁= 639

[23] 陳昭= 瑛, = 296;日據時期傳統詩社「= ;櫟社」的歷史轉折〉&#= 65292;收於氏著《臺灣與Î= 59;統文化》(臺北:臺= 灣書店,1999年)頁64。潘朝陽,〈論臺灣&#= 20754;家政教傳統的創建z= 97;、〈抗拒與復振的臺= 灣儒學傳統〉,收於= 7663;著《明清臺灣儒學෢= 2;》(臺北:臺灣學生&= #26360;局,2001年)頁73-108,1= 57-216

[24] <= span style=3D'font-family:PMingLiU;mso-hansi-font-family:"Times New Roman"'> = 296;金獅洞天福宮重修碑= ;記〉,此碑立於苗栗&#= 32291;西湖鄉金獅村天福ê= 70;(1992年)

[25] 王世= 慶,同前引文,頁445<= /p>

[26] 不著= 撰人, = 298;玉鑑龜齡》(苗栗頭= ;屋:雲洞宮施勸堂,1901年)頁19。

[27] 同前= 引文,頁22<= /p>

[28] 同前= 註。

[29] 日據= 時代,臺人以鸞堂的= 4418;態,透過神道設教೎= 0;施藥方辦教育之臺灣&= #27665;間的自我調控,是= 968;重要的社會文化現象= ;,在民間,鸞堂的設&#= 31435;,相當普遍,它甚Ō= 67;是宗教化的儒家教育= 設施,亦是最主要的= 8364;帝崇拜叢。關於臺ଽ= 1;的鸞堂,可參見:李&= #19990;偉, = 298;日據時代臺灣儒教結= ;社與活動》(臺北:&#= 25991;津出版社,1999年)、王志宇= 5292;《臺灣的恩主公信ߤ= 8;:儒宗神教與飛鸞勸&= #21270;》(臺北:文津出= 256;社,1997年)、王見川,= 《臺灣的齋教與鸞堂= 2299;(臺北:南天書局ᦁ= 2;1996年)等書。

[30] 潘朝= 陽, = 296;臺灣關帝信仰的文教= ;內涵:以苗栗區域為&#= 20363;之詮釋〉,收入氏Œ= 79;《明清臺灣儒學論》= (臺北:臺灣學生書= 3616;,2001年)頁313-351<= /span>。

[31] 吳濁= 流, = 298;亞細亞的孤兒》,頁= ;328

[32] 同前= 引書,頁325-326<= /p>

[33] 洪炎= 秋, = 296;瀛海偕亡記˙弁言〉&= #65292;收於洪棄生《瀛海= 565;亡記》(臺灣文獻史= ;料叢刊,臺北:大通&#= 26360;局,未刊年份),ƅ= 13;首。

[34] 陳昭= 瑛, = 298;臺灣詩選注》(臺北= ;:正中書局,1996年),頁= 237

[35] 程玉= 凰, = 298;洪棄生及其作品考述= ;》(臺北:國史館,1997年),頁= 61

[36] 同前= 註。

[37] 洪棄= 生, = 298;瀛海偕亡記˙自序》&= #65288;臺北:大通書局,= 410;刊年份)。

[38] 同前= 註。

[39] 陳昭= 瑛,= 516;註34

[40] 洪棄= 生, = 296;愴懷身世感〉,收於= ;氏著《寄鶴齋詩選》&#= 65288;《瀛海偕亡記》附Ÿ= 36;,臺灣文獻史料叢刊= ,臺北:大通書局,= 6410;刊年份),頁57

[41] 洪棄= 生,同前引書,頁58<= /p>

[42] 洪棄= 生, = 296;雞籠港漫遊感事〉,= ;同前引書,頁<= span lang=3DEN-US>80<= /p>

[43] 同前= 註。

[44] 洪棄= 生, = 296;春寒,林仲偕從弟過= ;鹿,酒中述遊跡並庚&#= 23376;在京時事,歌以寄È= 43;〉,同前引書,頁<= span lang=3DEN-US>70-71<= /p>

[45] 譬如= 在 = 296;送梁子嘉先生歸粵長= ;歌〉一詩中有謂:「&#= 31062;生中流楫,氣足吞ņ= 87;奴」之句,同前引書= ,頁54。在〈生壙詩Ē= 68;第七〉一詩中有謂:= 「我作生祭王炎午,= 4680;無生氣文天祥」之ࡣ= 7;,同前引書,頁77

[46] 洪棄= 生, = 296;臨安懷古〉,同前引= ;書,頁66-67

[47] 洪棄= 生, = 296;楚軍行〉,同前引書= ;,頁69

[48] 同前= 註。

[49] 洪棄= 生, = 296;遣意再賦〉,同前引= ;書,頁73

[50] 洪棄= 生, = 296;喜次兒十二歲能詩兼= ;畫〉,同前引書,頁62

[51] 洪棄= 生, = 296;生四庶男志喜作〉,= ;同前引書,頁62-63

[52] 梁啟= 超此四首七言律詩如= 9979;:「側身天地遠無િ= 2;,王燦生涯似落暉。&= #33457;鳥向人成脈脈,海&= 642;終古自飛飛。樽前相= ;見難啼笑,華表歸來&#= 26377;是非。萬死一詢諸Ĥ= 38;老,豈緣漢節始沾衣= 。」「憶附公車昔上= 6360;,罪言猶及徙薪初Ӎ= 0;朱崖一擲誰當惜,精&= #34907;千年願總虛。曹社'= 740;謀成永歎,楚人天授= ;欲何如?最憐有限憂&#= 26178;淚,更灑昆明劫火Ƈ= 92;。」「間氣神奇表大= 瀛,伏波橫海舊知名= 2290;南來蛇島延平壘,ࡏ= 1;向雲山壯肅城。萬里&= #22909;風迴泊湊,百年麗= 085;照春耕。誰言鶯老花= ;飛後,贏得胥濤日夜&#= 32882;。」「劫灰經眼塵â= 45;改,華髮侵巔日日新= 。破碎山河誰料得,= 3393;難兄弟自相親。餘ஶ= 3;飲淚嘗杯酒,對面長&= #27468;哭古人。留取他年= 628;野史,高樓風雨記殘= ;春。」引自:葉榮鐘&#= 65292; = 298;日據下臺灣政治社會= ;運動史(上)》(葉&#= 33464;芸、藍博洲主編,Ō= 74;中:晨星出版社,<= span lang=3DEN-US>2000年),頁27-28=

[53] 葉榮= 鐘,= 516;前引書,頁33-36

[54] 引自= 葉榮鐘, = 298;日據下臺灣政治社會= ;運動史》(下)(臺&#= 20013;:晨星出版公司,2000年),頁= 332-333

[55] 葉榮= 鐘, = 296;詩醫賴懶雲〉,收於= ;氏著《臺灣人物群像&#= 12299;(葉芸芸主編,臺È= 13;:晨星出版公司,2000年),頁= 285-288

[56] 林瑞= 明, = 296;賴和全集序〉,收於= ;賴和《賴和全集˙小#= 498;卷》(林瑞明編,臺= ;北:前衛出版社,2001年)。

[57] 王曉= 波, = 296;臺灣新文學之父-賴= ;和與他的思想〉,收&#= 26044;氏著《臺灣抗日五Õ= 13;年》(臺北:正中書= 局,1997年),頁= 159-179

[58] 同前= 註。

[59] 王曉= 波,同前註。筆者按= 6084;和 = 296;歸去來〉詩的全文曰= ;:「宇宙浩浩無所窮&#= 65292;星球萬點實其中。Ŀ= 34;靈何處不可托,吾生= 乃墜忉利宮。冥蒙穢= 7602;神所棄,復為擯之੘= 1;亞東。四顧茫茫孤島&= #23769;,昂頭無隙見蒼穹 = 290;擾擾中原方失鹿,未= ;能一騎共馳逐。歐風&#= 32654;雨號文明,此身骯ƌ= 34;未由沐。雄心鬱勃日= 無聊,坐羨交交鶯出= 5895;。十年願望一朝償ᦁ= 2;塞翁所得原非福。渡&= #28023;聲名憶去年,春風 = 654;酒滿離筵。此行未是= ;平生志,誤惹傍人艷&#= 32680;仙。酬世自知才幹ý= 05;,思鄉長為別情牽。= 一身淪落歸來日,松= 3738;荒蕪世亦遷。詩壇भ= 0;寞嘯霞死,風流太守&= #38263;致仕。市人趨利日= 868;馳,故舊成金多得意= ;。鏡前自顧形影慚,&#= 20986;門總覺羞知己。飽Ë= 58;抱膝發狂吟,篋底殘= 篇閒自理。」見:賴= 1644;,〈歸去來〉,收ਬ= 4;賴和《賴和全集˙漢= 5433;卷下》(林瑞明編ᦁ= 2;臺北:前衛出版社,<= span lang=3DEN-US>2000年),頁= 394。葉榮鐘認為此詩&= #26159;賴和在廈門不得意 = 780;發的牢騷,但王曉波= ;不同意葉氏之說,而&#= 26377;所指正,筆者認為ħ= 79;氏所言是。

[60] 陳昭= 瑛, = 296;一根金花:賴和〈一= ;根「稱仔」〉中的傳&#= 32113;文化〉,收於氏著z= 98;臺灣與傳統文化》(= 臺北:臺灣書店,1999年),頁= 99-122

[61] 賴和= , = 296;鄭成功廢壘用張春元= ;韻〉,收於氏著,《&#= 36084;和全集˙漢詩卷(下= ;)》(林瑞明編,臺&#= 21271;:前衛出版社,2000年),頁= 385-386

[62] 賴和= , = 296;石井〉,同前引書,頁<= span lang=3DEN-US>393<= /p>

[63] 賴和= , = 296;施瑯墓道碑〉,同前引書,頁<= span lang=3DEN-US>392<= /p>

[64] 賴和= , = 296;吊五妃〉,同前引書,頁<= span lang=3DEN-US>407<= /p>

[65] 賴和= , = 296;弔延平郡王〉,同前註。

[66] 賴和= , = 296;劉銘傳〉,同前引書= ;,頁598

[67] 賴和= 的 = 296;劉銘傳〉詩寫於一九= ;二二年,次年(一九&#= 20108;三年),詩人撰寫É= 02;〈文天祥〉詩。賴和,〈文天&= #31077;〉,同前引書,頁599

[68] 賴和= , = 296;讀林疋氏黃虎旗詩〉= ;,同前引書,頁<= span lang=3DEN-US>446<= /p>

[69] 賴和= , = 296;濁水溪〉,同前引書= ;,頁372

[70] 賴和= 常嘆江山沈淪,其所= 2022;之江山,實含神州ഀ= 7;臺島,例如 = 296;登樓〉曰:「一樓柳= ;色晚晴天,放眼閑憑&#= 22805;照邊。滿路泥濘沒ŭ= 54;馬,遠山雨後生雲= 。半江水漲春潮急,= 3836;頃風平麥浪鮮。如ઽ= 2;江山竟淪沒,未知此&= #36012;要誰負?」見:氏!= 879;,《賴和全集˙漢詩&= #21367;(上)》(林瑞明 = 232;,臺北:前衛出版社= ;,2000年),頁31。又,例如〈悲來獨= ;唱〉曰:「悲來獨唱&#= 25034;儂歌,眼底紛披幻ô= 33;多。今日此時惆悵甚= ,隱情莫訴欲如何?= 9990;間級太分明,多ऴ= 9;風波起不平。無數貧&= #27665;流盡血,有人丹頂= 579;功名。千古傷心國破= ;亡,傷心欲訴話偏長&#= 12290;卻教此國能亡破,ţ= 42;罪由來究孰當。」見= :《賴和全集˙漢詩Õ= 67;(下)》,頁591

[71] 賴和= , = 296;臺南雜感〉,《漢詩= ;卷(下)》,頁405-406

[72] 賴和= , = 296;北埔〉,《漢詩卷(= ;上)》,頁37

[73] 連橫= , = 298;臺灣通史•吳、徐、= 姜、林列傳》(臺中= 5306;臺灣省文獻委員會ᦁ= 2;1976年),頁= 784-786

[74] 南明= 清兵入閩,鄭成功焚= 0754;服謝孔子,然後著ৎ= 2;裝提利劍帥勁旅對抗&= #28415;清,是青年儒士於= 283;亡之際棄文從武而行= ;非常霹靂手段之楷模&#= 12290;日人入臺,臺灣儒ã= 63;效法鄭延平行事,吳= 湯興、徐驤、姜紹祖= 6159;此中佳例。關於鄭ॿ= 0;平抗清事,參閱:潘&= #26397;陽, = 296;論臺灣儒家政教傳統= ;的創建-鄭成功的抗&#= 28165;與治臺〉,收於氏Œ= 79;《明清臺灣儒學論》= (臺北:臺灣學生書= 3616;,2001年),頁= 73-108

[75] 洪棄= 生說:「…有苗栗縣= 983;員吳湯興領義勇到新= ;竹,守縣城。…湯興= 0035;作義勇衣,樹義旂ᦁ= 2;置親兵,列營號,出&= #21063;擁護而行,其意義= 767;甚。然其與敵衝鋒出= ;陣,則皆徐驤、姜紹&#= 31062;二人。湯興家銅鑼ğ= 71;,在苗栗南;徐家頭= 份,姜家北埔,在苗= 6647;北、新竹南二縣中ᦁ= 2;北埔尤傍山。二人亦&= #31925;籍,亦苗栗縣庠生 = 290;吳三十六歲,徐三十= ;八歲,姜最少,二十&#= 20108;歲。徐、姜成隊即Ŝ= 92;,結髮束,肩長槍= ,腰短槍,佩百子彈= 0024;袋,游奕往來,以ૅ= 8;敵致果為事,人不知&= #20854;為書生也。」見:= 946;棄生, = 298;瀛臺偕亡記》(臺北= ;:大通書局,未刊年&#= 20221;),頁6

[76] 黃玉= 齋, = 298;臺灣抗日史論》(臺= ;北:海峽學術出版社&#= 65292;1999年),頁77-78<= /p>

[77] 賴和= , = 296;讀臺灣通史十首〉,= ;《漢詩卷(下)》,&#= 38913;321-322

[78] 同前= 註。

[79] 關於= 「吧哖慘案」的抗= 6085;團體的組成和戰役௚= 0;經過,參閱:黃玉齋&= #65292;同= 069;引書,頁314-328。楊克煌,《= 臺灣人民民族解放鬥= 9229;小史》(臺北:海ौ= 5;學術出版社,1999年),頁= 83-86

[80] 黃玉= 齋主編, = 298;臺灣年鑑》(6)(臺北:海ौ= 5;學術出版社,2001年),頁= 1995

[81] 王曉= 波, = 296;日軍侵臺的血債與臺= ;灣抗日的英烈〉,同&#= 21069;引書,頁2-13

[82] 賴和= , = 296;青年土匪一年十四一= ;年十五哆吧哖事件之&#= 29983;存者〉,《漢詩卷ʌ= 88;下)》,頁374-375

[83] 賴和= , = 296;我心惻〉,同前引書= ;,頁423

[84] 同前= 註。

[85] 賴和= ,同前引書,頁368<= /p>

[86] 矢內= 原忠雄, = 298;日本帝國主義下之臺= ;灣》(周憲文譯,臺&#= 21271;:海峽學術出版社ʌ= 92;1999年)。

[87] 涂照= 彥, = 298;日本帝國主義下的臺= ;灣》(李明俊譯,臺&#= 21271;:人間出版社,未Ò= 02;年份)。

[88] 林繼= 文, = 298;日本據臺末期(1930-1945)戰爭動員ཻ= 6;係之研究》(臺北:&= #31291;香出版社,1996年),頁= 236

[89] 賴和= , = 296;阿芙蓉〉,《漢詩卷= ;(下)》,頁600-601

[90] 井出= 季和太, = 298;臺灣治績志》(郭輝= ;編譯,《日據下之臺&#= 25919;(第一冊)》,臺È= 13;:臺灣省文獻委員會= ,1977年),頁= 34-35

[91] 井出= 季和太,同前引書,= 8913;36<= /p>

[92] 陳昭= 瑛, = 296;儒家詩學與日據時代= ;的臺灣:經典詮釋的&#= 33032;絡〉,收於氏著《Ō= 74;灣儒學:起源、發展= 與轉化》(臺北:正= 0013;書局,2000年),頁= 267

------=_NextPart_01C61396.FC145190 Content-Location: file:///C:/B1344FB9/pzy.files/header.htm Content-Transfer-Encoding: quoted-printable Content-Type: text/html; charset="us-ascii"





PAGE 

=  

1

=  

------=_NextPart_01C61396.FC145190 Content-Location: file:///C:/B1344FB9/pzy.files/filelist.xml Content-Transfer-Encoding: quoted-printable Content-Type: text/xml; charset="utf-8" ------=_NextPart_01C61396.FC145190--